七政四餘雜談

中國的占星學,是一套由中國本身五星、三垣、廿八宿為基礎,混入了自唐、宋、元、明由中亞拜火教及回教傳入的十二星宮而自成體系的七政四餘天星學。

中國天星學與中國整個哲學思想中有一個特點,在歷史上當一個舊學問遇上一些泊來外國理論時,它是用一套包容、兼收並蓄的方法去處理。它並不會對一些事實視而不見,這正是鄧小平的「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哲學傳統。

七政四餘是混合體

所以七政四餘是一個混合體,它既有中國古代五占星的運行術,也有所謂三垣、二十八宿。三垣是指紫微、太微、天市三個像天上城市的星垣;二十八宿則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當十二星宮在南北朝隋唐傳入時,中國人又會很安心把十二星宮的金牛、室女(今處女座)、雙子(古稱陰陽)等一一安排在星宮中。

甚至在明代初年,因中國本土的曆法在經過遼金元三代動亂後,已開始無法精確預算星宿的軌道運行時。

朱元璋這個反元的皇帝,也會下令當時的大臣找一名翻譯官,翻譯當時留在元故宮的一些用蒙文或回文寫的天文占星經典,以便用於補充中國已破壞的古曆法的不足。

他絕不會像今天一些革命者,在自己不理解、無知的情況下把一些自己未看過的異見書籍燒毀。

所以不管歷史上怎樣評價朱元璋,他作為一個開國之君,這種不叫口號、實事求是的氣度,是明朝能立國二百多年的原因之一。所以明至清初兩代星文占星都是以回回曆與中曆並行。

清代康熙帝時,意大利耶穌會的教士來華,他們因為使用更準確的西方天文曆與當年熟習回回曆的保守派皇宮欽天監及大臣發生了學派之爭,康熙是個自學成才的天文家,他在這事件中利用一次日蝕的預測,證明了西方的一套比回回曆更先進及準確,所以他又棄用回回曆而在中國七政四餘加入西洋曆。由此可見,中國這些比較開明皇帝的大度。

七政四餘的內容

傳統上,七政四餘是代表了十一個活動在星空上的星,所謂三垣、廿八宿及十二星宮雖然因為地球本身的運動,在地球目視會看見它們在移動,但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大致不變的。

情況有如三垣、廿八宿是地球的各大洲,而十一個星像星一樣穿梭其間,這十一個星則只是在一條太陽行走的軌道附近的一個狹窄空間遊走。太陽的軌道稱為黃道,這個狹窄的空間稱為黃道帶。

中國傳統的占星中,以日、月、金、木、水、火、土七顆星為七政,是肉眼可見的星辰。除此以外,還有四顆看不見的星,它們是羅羅(Rahula)、月孛、計都(Setu)、紫氣,簡稱為羅、孛、計、氣或四餘,為五行之餘氣。

其實在天文上羅計是由中亞傳來的名字,它們是黃道與白道的交叉點, 在《黃帝宅經》中被稱為龍頭、龍尾。所以如果根據羅計與日月排列,便可以推算出日蝕與月蝕之期,因為到時日月與地球便會排成一線,日或月蝕便會發生。

其中羅羅因為與日月蝕有關,所以在印度被視為一個大凶的魔神,但在密宗紅教則被視為一個大修行人的大護法,而在中國民間所謂的天狗蝕日中的天狗就是羅羅,而羅羅這名字, 與佛陀親生的兒子相同,他也是十八羅漢之一。

至於月孛與紫氣,這兩顆完全是中國獨有的虛星,它們的來歷難以考據。近代有人提出,因為月亮是圓錐形環繞地球,月孛其實是月亮繞地球軌道的遠距點,也就是月亮離地球最遠之點,但這個理論有待考證。

為什麼會有這些虛星呢?

虛星的作用

筆者個人的推論,古人在利用七政四餘在推例時,往往發現其中有小差誤,因為中國人喜歡把一些非常複雜的天文數字簡化,以方便一些不懂天文占測的人去推斷,例如木土相合大概為十九年幾個月,中國把它排為二十年一個運,土星繞地球視點一圈為二十九點八五年,古人把它簡略為三十年,稱為「一世」。我們口中一世人就是這個時間,因為一世人大概會有子,二世六十歲會有孫,三世九十歲有曾孫,一世人代表一代人,因為這些小數不足為奇,但是長年累月,這小數累積便會變成錯誤。

例如大部分三元曆風水,都以2004 年至2023 年為八運,但實際上因為這個小數歲差的移轉, 土木兩星是在2001年相會的,美國九一一事件便是與土木相會有關。

正因為古人單用七政及羅計推算,發現有誤差,所以他們才把一些虛星放入計算公式上,以平衡這個誤差。

至於這些虛星是否與後來發現的天王、海王等星有關呢?筆者有個推測。

在近兩個世紀被發現的恒星中,天王星是最近五星,它環繞地球軌道是八十四年有餘。

筆者發現,在漢代已流傳,古代三盤之一的太乙數中,有一個叫做大遊太乙的星,它是一顆凶星,其所到之處,多有變革新事物及政權滅亡,在古代只追求政治穩定的農業社會及封建政權,它代表改革,當然是被視為凶星。但有趣的現象是,它與今日天王星所代表的力量很相似。而它的軌道是八十年一圈。八十年與八十四年在春秋戰國及漢代測算不太準的條件下,是非常相近的數據。有沒有可能古人早已發現天王星呢?大家可以深思。

到了十九世紀後,天文學家利用較精密的望遠鏡,陸續發現了天王星(Saturn)、海王星(Neptune) 、冥王星(Pluto)及凱倫(Cuiron)等太陽系外圍的星星,其中冥王、凱倫等星的體積都很小,近幾年在天文學界引起了爭議,要決定它們是否可以界定為太陽系的恒星。結果經天文界大會的投票,它們都被排出恒星定義之外,太陽系只有八顆恒星。

但這些所謂定義只是人為的尺度,與這些小星體的力量無關,筆者在事例統計上發現,近代一些改朝換代,這兩顆星的力量絕不可以輕視。

近代的占星大師吳師青已開始把天王、海王及冥王三星放入他的著作中,與傳統的七政並行不悖,但他並沒有把這些占卜混入像今天只講個人命運、愛情等媚俗之見中,他只談這些星宿對社會的大影響,可見大師的深度。

用七政四餘而包含天王、海王、冥王等星絕對科學及合理,但是這些星宿的象徵意義則要小心統計及求證,不可人云亦云。

占星表面不準的原因

正因為各皇帝及大師這種兼容並包的方法,所以某一個十二星宮的占星特點,中國七政中也有,但七政四餘中一些三垣、二十八宿的特點,現在的西洋占星則未必有。

話雖如此,在唐代及明代都有律例(法律)禁止民間私習天文,因為是一個禁忌,皇帝怕你懂占星後,看準時機作反。所以中國天文占星只掌握在少數朝廷的欽天監手上,如果某人有私心不再承傳人或後人,或者遇上朝廷大亂,甚至後學者資質有問題,只可以默守成規,這些因素會使占星學不能進步及滯停不前。

所以今天如果你用《果老星蹤》或《開元占經》內的七政與廿八宿關係推斷,它不一定準確,這不是因為古人的紀錄有錯,而是因為在唐朝到現在的千多年間,宇宙的擴張及太陽在宇宙移動而出現的歲差,廿八宿在十二星宮的位置也有所改變,因此現在依古法占星便不靈驗。但如果懂方法重新調較,古占星的方法一樣非常準確。

此外,如果某個星象布局出現,根據筆者的測試,它所預見的大象往往是有超前或滯後的情況,並非會在一個準確時間(exact time)發生。這個情況與今天的股票與經濟關係相似,例如2008 年9 月美國股災,它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包括失業、樓按等的效應,只會在2009 年初才會明顯。

星宿布局與某地球事件的發生,就有如此關係。所以如果用一個純科學辯駁的角度,它站不腳。所以在《開元占經》等書所舉的例子中,往往在一個星宿現象出現後,一年至三個月才會出現。

今日流行的西洋占星並非古希臘直接傳下來,因為中古基督教宗教法庭文革式的迫害,西洋占星早已失去承傳。今日的占星,是十八世紀宗教比較寬鬆的情況下,由一些德國學者在古籍中重新發掘出來,其中已有不少秘密已遺失。筆者認識的一名外國占星師便是先學西洋占星,後來再學印度占星才發現其中之不足。結果他成為一位印度占星的學者。本文雜談,只是希望大家用一個較客觀的態度去看占星,古代的天文學就是占星學,並無分別。只是現代的科學家把天文、占星分家,更加以排斥。

今日西洋占星非常流行,不少報章雜誌都有專欄,這除了因為看這些占星結果非常簡單, 這些簡單結果就是製造誤解迷信的根源。除此以外,香港流行以外非中、以今非古,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大家也許不知道,在中國古代文化中的占星學是非常先進及精密的。

在古代懂占星一定要懂天文,而不只是看看星宿的出現,占星家是有目的的,希望可以兆現未來。占星也並非用來看你的愛情對象及性能力的工具。

本文發表於2011年7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