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政府不看風水的危機

改一個政府總部大樓,不只是影響個別官員的官運,也會影響一個地方的福祉。

今天大家到中國,在各地都會見到在興建新道路、新住宅及新工業區。在這一新發展中,各省各市都在靜悄悄地進行一些翻天覆地的城市規劃改變。

中國城市有一個特點,就是不管是一個荒僻的小村或一個貧窮的小縣城,隨時都有一、兩千年的歷史。就是在古代,這些小城小鎮的中心,官方派駐的行政中心,這個縣鎮的衙門。

中國有多次大規模的城市建設,最後一次是在元、明之間,其中明初由於生產力提高,不少城市把原來的泥造的城牆包上一層青磚牆外皮,也發明了用糯米混入石灰製成的水泥包磚。但城中的衙門則通常會依照前朝衙門的基礎擴建或重建。所以這些衙門的原來選址,都是一些按照古代官方堪輿方法來定位的,起碼有七、八百年,甚至更早。

它們的選址有一定的城市堪輿法則,符合形理兩大法則之中的形法。這些衙門在明、清兩代不但作為地方的權力中心,到了民國時期乃至九十年代,由於歷史、政治及經濟條件的限制,不少省市縣政府都是拆卸原來的衙門的位置改建而成的。

古代選址建城重風水

從風水的角度來看,這些新建築大部分都是依照原來定位的風水法規,只是改建的元運時間不同而理氣有所差異。

符合形勢的規律,就等於一個人先天生下來就是一個健康正常智商高的孩兒,如果符合元運理氣方位去建築,則等於後天教育訓練培養該孩兒成為天才。這個地方便可以納天地之氣而官運亨通。但這不只是影響當官之人的吉凶,如果地方衙門風水好,地方政府便可政治清廉、有效率、地方和平和諧、少天災人禍、社會進步平安。所以一個地方的最高管治機構等於該地區的「龍頭」,其吉凶影響匪淺,與當地人民的福祉有關。

今日中國的進步,除了受改革現代化這大氣候、大元運的影響外,首都北京的風水好,各地省府、縣市的傳統衙門風水好也有一定的關係。

大家可以看到往日不少旺極一時的外國城市,規劃未合地運,只可以在元運配合時興旺,元運旺氣一過,這些城市便一步一步漸漸衰退,在三、四十年代興旺的美國底特律(Detroit)和南美洲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Aires)便是一些好例子。

中國是古代四大文明古國中現在冒升為世界第二大生產國的唯一古國,印度也有進步。這與中國人用風水,印度人則叫Vastu 的類似風水哲學選址有關。

在今天中國各大小省市縣城,因為財政有所改善,也因為發展的需要,舊城區已變得太擁擠,發展地方有限以致土地的價值升得太高。

不少縣市已在十多年前開始在原來舊城的外圍建設規劃一些新城區,把原來的政府政治中心遷移到這些新城區的規劃中心。所以各處小城小縣都出現一些媲美天安門廣場的大廣場、大建築。

本來因為城市發展而重新規劃一個交通方便、有先進地下排污系統、有規劃的新城鎮是無可厚非的。從堪輿學角度分析,風水本名地理,就是地之道理的意思。風水有如醫學,如果一個人一生身體健康,他不需要見醫生,甚至可能對醫有所懷疑。所以古人把風水醫藥歸於醫卜星相同一類,你如果幸運可以不信風水及醫藥,也可以生活順利及身體健康,有風水及醫學的助力,也不可以保你一生人是個富翁及長命不死。

所以古人稱這種人與環境的關係為人傑地靈。大英帝國在十九、二十世紀興盛時,它往往建造的城市,規劃都符合風水規劃的要求,這些基督教徒絕不會去問風水吉凶,因為當時他們在行運,國運如日當中,所以做的東西都會合乎天運、地運。香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未有經過任何風水規劃而產生,但也很興旺。

與此相反,內地有不少省市的政治中心雖然是建在合乎地運的選址上, 但是由於1949 年後的建設不配合風水元運的時間,建築也不合法度,加上大玄空、天運不濟,所以自1844 年後,清朝積弱至近代,這也是懂風水也不可逆轉的大勢。

中國大小縣鎮重新規劃

所謂風水輪流轉,一個元運180 年, 1844 年是上一個大元運的下元九運開始,1840 年鴉片戰爭是清朝割讓香港的起點,也是一連串喪權辱國、內亂頻繁的起點。

2024 年又是下元九運的第一年,但形勢逆轉,中國的興起,大家有目共睹。

現在中國大小縣鎮都在做新規劃,遷省政府或市、縣的政府。這是自明朝初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新城規劃建設。而這次規劃,則絕少有人顧及風水地運的要求。

本來人傑地靈,一個地方行運,新規劃自然會配合天運、地運而得福,但因為沒有堪輿的考慮,這些改變往往都是有誤打誤撞的意味。加上潮流興模仿西方文化,不少窮鄉僻縣因為政府大樓仿美國白宮或故宮,好大喜功被全國新聞廣泛播導而令官員丟烏紗時有所聞,不用看風水也可以知道這個新市鎮政府大樓風水有問題。

其實遷政府的風險在明初早有例證。朱元璋當年在南京建立吳王府,不選早已陳舊不堪、在今日雞鳴山南面的六朝故宮而另選在城東填平燕巢湖而成的地建宮城, 兩代便有「靖難之變」,其正統孫子的皇位便被其四子燕王奪權。這地點雖然是由國師劉伯溫所選,也不能改變其缺點(詳參本刊2006 年10 月號筆者〈從朱元璋到漆馬艦〉一文)。歷史往往在重覆。

湖南郴州市位於廣東韶關的北面,中為五嶺山相隔。在古代是中原人士到嶺南的南大門,直到唐代,郴州以南的粵人都被視為猴子(獦獠)而不是人,所以禪宗五祖問六祖惠能(廣東新洲〔今新興〕人)時也稱他為「獦獠」。( 見《六祖壇經》)

郴州在漢初已是長沙王管治之地,是古代流放囚犯士兵之地。這個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城鎮,今日是京廣高速公路、京廣火車及廣武高速鐵路的大站,又臨近廣東,發展前景本來很好,但是在幾年前它曾有一段非常不光彩的歷史。

郴州原來的衙門是設於舊城的城中央,因為郴州位於五嶺山之北坡,所以它是個山城,四面被群山包圍,中間只有山谷之間的平地。

舊郴州衙門的風水

舊衙門的選址,其實符合風水的法規原則,《天玉經》云: 「十字星空有玄徽。」這是一句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的秘訣,其實這一句是要與中州派是「排龍訣」配合來使用,因為一個真龍、真穴是與四周的山峰、山巒有一定配合關係的,這種關係就是可以用「排龍訣」來鎖定。是形勢學的法規、形勢也不是隨口可以「呼形喝象」的。

郴州的舊衙門地望中,正南偏東有一座小山,山上建有一座南塔,故此山成也稱南塔山。衙門之北為此群山中之最高山,與南塔山拉成一條直線,衙門則剛好在其中。

衙門之東北偏東方有一山,相傳為道教一個仙家得道之處,稱為蘇仙山。蘇仙山與衙門及往西南的一個山峰,也剛好拉成一條直線,而這兩條直線的中央就是這個衙門,它的選址就是這個十字星空而定。這兩條線也不是胡亂找四個山頭來決定,它是以「排龍訣」來定方位,山與山也有一定的關係。

這一衙門的東面有一條河溪,衙門之西在古代地勢較低則有多個小湖泊,至今還有一些改變為公園。這些格局,都是符合唐宋堪輿城市規劃規定配合震、兌之卦,並非偶然。

由於大勢所趨,幾年前郴州市把它的政府遷出,重新規劃到舊鎮的西南面,規劃有個大廣場, 氣派十足。2007 年,郴州市內爆出多名主要市領導貪污的醜聞, 「一窩蜂」的貪官事件震驚全國。

2007 年冬天, 更出現一次大風雪使整個郴州對外所有交通中斷,風雪圍城十多天。京廣鐵路、車路中斷,是建國以來少見,也是該鎮的一個敗亡的凶兆。當年高鐵站正在市政府之東南方動工,犯了流年之年煞,所以有此凶兆。但此象也反映了遷政府選址不好的結果。

由此可見,改一個政府總部大樓,不只是影響個別官員的官運,也會影響一個地方的福祉。

後記兩則:

一、此事之後筆者受委託為郴州城作一些規劃建議,修改之後現城雖不能脫胎換骨,但高鐵通車後,加上新領導上任,市面確有明顯的改善。二、應讀者要求,筆者在6 月17、18、19 日開辦三日短期初級風水課程,詳情請查以下網站報名

本文發表於2011年6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