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的前世今生

香港地區在宋代名為官富場,原來是指今日九龍城一帶的地方,其主要功能是管理當時附近的曬鹽田,為朝廷抽稅。南宋末年敗走的小朝廷曾在此處躲避元兵。現今啟德機場舊址內曾有一塊大石頭,相傳宋帝曾居於此,故名為宋王台。此石在日治時被炸毀,用來建造啟德機場,只有一小片石留在機場旁邊的宋王台公園內。

而真正與香港開埠有關的則是在此石旁邊,清朝作為注兵之地的九龍寨城。雖然香港人習慣稱之為九龍城寨,從字面上可見,此九龍寨城是先有寨,而後有城。

歷史緣起

在古代建築上,寨一般情況下是由木建造而成,一般寨牆是一支一支木柵欄組成,寨內房屋可能是木造或泥磚建成,一般都是實用為主,沒有裝飾,有一種臨時作防衛的意味。這些寨往往只有一些紙下軍官駐守。

九龍寨城的變化,始於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在戰爭爆發之初,英軍艦隊曾經駛入維港,用小艇意圖登陸及攻佔今日尖沙咀天文台及大包米幾個小山上的清軍炮台但被擊退。英軍在廣東有備而戰下並未吃到甜頭,他們才轉戰往備戰不足的福建及浙江舟山,取得此戰的勝利。

英軍原意是取下今日浙江的舟山(董特首的故鄉)。清中葉後,由於黃河在銅瓦廂決堤,改變了自北宋後向南流的流向,返回故道,由利津口出海。這改變使京杭大運河北段的水量供應不足,漸漸淤塞而斷流。當時江南的米糧貢品,都是改由長江出海至天津,再由通惠河運至北京。在風水上黃河改道也結束了中國自北宋至清朝皇朝都受北方威脅的局面。

所以當英軍提出佔領舟山時,由於舟山正位於長江出口附近,清廷自然不願意英軍可以掌握長江出口的咽喉。談判的結果,是英軍因為香港島西南瀑布灣有一口四季長流的淡水瀑布,可以供應從新加坡來華艦隊的淡水補給而取下了香港,作為來華的第一個殖民地。

面對英軍佔領香港島的威脅,兩廣總督也提升了與港島一海之隔九龍寨的地位。在1840年左右,把九龍寨的木建圍牆改為石牆,而更在寨城後的白鶴山用石牆圍起,加強防衛。在1847年這些城牆基本建成後,便在城內興建衙門,作為正式官方機構。

但城寨的防衛不只不能阻止英國繼續侵佔九龍及新界,它甚至未能阻止太平天國軍隊的攻擊。在1854年,一支太平軍分隊便短暫佔領了城寨,當時的守軍更走到香港島避難。

到了1898年《九龍條約》簽署後,英國人便視此在英殖民地內的「中國城寨」為眼中釘,故在1899年便趕走了清朝的守軍。

但英國人在日後想治理城寨時往往演變成外交事件。因此港英政府放寬政策,漸漸城寨變成一個三不管的地區,1954年後香港人口激增,城寨的非法建築愈起愈高,變成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高層「寮屋」。直到1987年中英達成協議才決定把它拆毀,1995年改建成今日的公園。

外局形勢

從風水的角度看,城寨改為石牆,加建衙門時為三元九運曆法中的九運(1844至1863年)。衙門是坐壬向丙,北偏西之坐向。城門則坐西向東開門。1854年被太平軍所佔,可視為城寨之衰運,到了1899年英軍佔領更是「入囚」、「衰死」的兆象。

這段歷史不禁使人起了疑問,清朝人一般篤信風水,為什麼這個用風水設計的衙門只有這麼短的氣運,更鬥不過在南方香港島上的英人呢?在歷史上是沒有九龍寨曾經看風水的記錄。城寨的風水得失,可以分為先天外局形勢與後天設計建築立坐向兩面來分析。

城寨坐北向南是傳統中國衙門一般的做法。它後靠白鶴山,左為官蕩(今日官塘),右為紅磡土山及海心廟(今已填平為海心廟公園),似乎符合一般風水左有青龍,右有白虎的格局。但用此分析只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假風水。因為白鶴山的後山,有老虎岩(今日樂富)及獅子山,這都是一些有石帶煞的山頭,但中間未有一個「化煞」的轉變,煞氣直沖白鶴山。所以城寨定位是一個假穴。

理氣坐向的得失

城寨坐北向南,風水上細分是壬山丙向,建於1840至1849年,為九運建築(1844至1863年)。中國古代的建築,在地勢容許下,大部分都喜歡以坐北向南為主,以南開門。因為天星上南為太陽之位,太陽之光可以化煞,所以以此為一個通例。今日中國各大小城市的省政府及市政府大都是坐北向南的格局。

北方在周天360度中佔八分之一,45度。可以分為偏西的壬山,中間子山,及偏東癸山三個山。古代規定,子山為天龍為皇家仙佛所主用,所以一般高規格的寺廟及官衙都會用這方向。

第二級為地龍、壬山,所以一般會用文廟、祠官及小衙署的方向。九龍城寨似乎是使用這一套硬規定。

第三級人龍、癸山為最小的人龍,但因為天星癸山丁向也主陰財,利管商,清代商貿流行,晉商、徽商、湖商及廣商都是其中表表者。所以不少民居都會用癸山為坐山。話雖如此,山高皇帝遠,雖有這套法規,但在中國各地也有不少人不依法行事。所以在今天還可以找到不合此法度的古例。

但上述的一套是官方及民間不懂風水的人,由風水理論中演化出來的簡化方法。用中州派玄空的分析,這並非可以用於每一個元運。

以城寨看,九運壬山丙向是犯了伏吟之煞,主不利居住之人;而更犯了「山星下水」,也不利人丁。除此以外,城寨衙門排龍得破軍凶星,也是一個大問題。

城寨之敗,絕非偶然。而獅子山、老虎岩的煞氣,只有一個侯王廟在後消解也不足夠。今日白鶴山後已建為墳場,這也是一種化局。

衙前旺商業

城寨雖敗,但寨前原本通往碼頭的衙前龍津道一帶,則是填海濕淫之地,故此大利商業。在啟德未遷之前,此地商業非常旺盛;啟德搬遷後,雖然有點失色,但也是九龍中最興旺有特色的飲食地區。

數年後,啟德東九龍遊輪碼頭巽宮開通,只要政府的規劃不出毛病,不要用大馬路割斷九龍城與新區的人行聯繫,此地將會有一番新氣象。

本文發表於2010年7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