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日韓風水「厭勝」的恩怨情仇

近年有中國與日本的學者在中日戰爭中各種歷史問題上共同作出研究,各自表述,其中對日本侵略中國的目的、南京大屠殺死者的數目都有不同的看法。

日本帝國主義者發動的戰爭雖然已結束了過半個世紀,但是它遺留下來的問題還有很多未解決。日本今天與周邊的各國都有領土紛爭,在北方它原來擁有的四島在二戰末年被蘇聯佔有。它與南韓有獨島主權之爭,與中國則有釣魚台及東海疆界的問題。

中國文化影響日韓深

中國及日本官方盡量保持友好態度,加上現任日本首相鳩山也比較親中,個人私底下所接觸的中國一般平民(可能不包括香港及台灣人)對日本的印象也不錯,日本民眾對中國也有同樣的反應。

中國人對日本的現代潮流產品興趣極大;同樣,日本人對中國的歷史文化也深感興趣。遊戲機中的「三國志」就是一個同樣深受中日民眾歡迎的產物。近五十年來,中國人與日本人就是生活在此互相矛盾之中。中日之間的恩怨由來已久,其中更包括風水「厭勝」方面的較量。2007年5月號本欄曾引述清代《地埋正誥》,唐朝皇帝為了防止外國留學生學會真風水,用這套陰陽學說把這些周邊國家搞好,它們強大後便會威脅到中國,為了國防安全的考慮,命人寫了一本偽書教這些留學生。這些「七真三假」的陰陽書,做小屋小房十之七、八有效用,但用在建城、建都的大事上則會出問題。

所以奈良為都七十四年(710-784)都是女天王或女后把持國政,在古代男尊女卑的社會裏是一個不吉之象,而在後期更傳說因陰氣太盛,在皇宮中常常鬧鬼,因此男天王的桓武登位後便急急遷都京都。

但是京都在風水上也有問題,所以桓武天王後三代,國家政治實權便落入外戚大名手上,直至明治維新才改變。可以說,在風水上日本近千年的積弱是中國偽風水所害的。

日本破壞韓國風水之術

用同樣的方法,韓國人也是受偽風水之害,國家至今仍未統一。在隋唐時代,韓國是由三個國家——高句麗、百濟、新羅組成,互相攻伐。今日鴨綠江以北的一片高句麗土地最後為中國所併,韓國也分南、北,而南韓本土內也有北部與南部光州、濟州人的文化差別。

但是中國人害日、韓,只是用陰謀而日韓留學生學藝不精所致,與今天電腦使用者非法盜版而中了電腦公司預埋的病毒,情況有點相近。但是到了日本明治維新後,帝國主義興起,日本在甲午戰爭後滅了韓國李朝,把朝鮮淪為繼台灣之後的殖民地。日本人採取了更惡毒的風水「厭勝」方法,破壞韓國的國家風水。

筆者收藏了一份1995年3月12日《東方日報》的報道,它他的題目是〈日本當年遍埋金屬樁,韓風水被破壞謀修補〉,內容如下:「南韓各地在慶祝脫離日本殖民統治五十周年時,各地配備地雷探測器的士兵在尋找當年日本人埋在地下的金屬樁,以修補其『龍脈』風水。」

因為日本在1910至1945年統治朝鮮期間,曾在多個被視為風水龍脈的地點打下數以千計的金屬樁,以破壞韓國人的人運及地運,使他們不能翻身,永遠成為日本的殖民地。

在戰後,韓國人在修補一些日治時期所建的建築時,不斷發現這些「厭勝」的金屬樁,其中包括現在南韓總統府的青瓦台,南韓政府更拆去一座位於市中心曾是殖民政府所在地的建築,因為「它洩走了從附近山脈傳來巒頭理氣」。

文章中沒有說明這是什麼金屬樁,筆者估計,這不是鐵就是鉛,以鉛為至毒。這個方法早在二千多年前已有使用,戰國時期楚滅吳,當時吳國首都在今日南京。為了使吳人永不翻身,楚埋金人於此,故此地名金陵,「金屬人形之墓陵」也。這金屬也絕非真金而應該是鉛。因為鉛化解後還會毒害其附近的土壤,正合這些「害人之心」。

所以戰後至今,南韓幾乎每一個總統都不得善終,朴正熙死於暗殺;全斗煥因貪污被判,當和尚避刑;金泳三、金大中、盧泰愚都在任後有貪污官非;盧武鉉更因此自殺。這是南韓的政治文化,還是它的風水所使然呢?

特首府的日本「厭勝」

日本人不僅只是在韓國造下這風水「厭勝」,它每到一地都有相似的動作。在日軍佔領香港後,他們第一個大動作就是拆卸英式的港督府,建成今日的建築。因果報應,他們未入伙已是大戰失敗,當年入囚的港督楊慕琦出獄後便開始把這座建築內的日式裝飾拆去,但是他們發現在屋的中心有一支奇怪的木柱。這木柱不大,只有一尺乘一尺左右,長幾米,上面刻有日本字及一些橫線,像一些符咒一樣。當時這位港督心中也有點害怕,不敢把它破壞,結果這條木一直留在港督府的某處,無人敢動。為特首看風水的大師也只是把它簪花掛紅,作個香案供奉而已。

其實這個刻有「清水組珠式會社」的木樁,就是當年中國人建屋時所立之中脈,有「厭勝」及吉祥的作用。但是天地有正氣,日本人作惡多端,用堪輿風水這些小道也不大能改變其後果。日本戰敗,「厭勝」香港之術不成,港督府因時運在五運改建,以艮山坤向而成「三般掛」的格局,所以變成香港有戰後一躍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機遇,是因禍得福。但港人比較親近日本文化,常到日本旅遊,也與此因緣有關。

後想

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都有這些「厭勝」的動作,日本佔領東北三省及台灣多年,這些日治所建的建築中也可能有此遺物,不禁聯想台灣的總統府與其山脈,會不會也有此毒樁呢?

本文發表於2010年4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