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五十六根柱的風水

不管其藝術價值及與四周是否協調,也不管它是否有高人指點,這個設計合乎風水的要求,有利於整個北京及中國的格局。

根據新聞報道,中國當局打算把在慶祝中國建國六十周年時在天安門所豎起的五十六根巨型民族團結柱永久保留在廣場上。有人推測,這是因為在西藏及新疆暴動 後,當局為了彰顯中國五十六個民族大團結而作出的設計。天安門廣場的歷史演變

這個設想引起內地民衆與專家的反彈,有人批評這些金紅色的巨柱與廣場不協調,破壞廣場遼闊的視野及景觀。在新浪、搜狐和網易等網站上,更有不少網民指出, 這些巨柱藝術價值一般,毫無特色可言,不應長留在廣場。更有人把柱群與當日在人民大會堂旁、長安街側的國家大劇院的圓蛋相提並論,批評兩者都破壞了長安街 的協調。

不管這五十六根巨柱的藝術價值如何,更有趣的問題是,天安門廣場是當代中國首都北京的中心,中國古代統治的中心紫禁城與今日的統治中心中南海都在其北及西 北,中國近代每當有重大事件都與此地有關,所謂京畿之地,影響非同小可。那麼,這巨柱群會不會影響北京的風水而間接影響中國的風水呢?

要瞭解此變化,首先要瞭解天安門廣場的歷史演變,二十多年前拙作《堪輿管見》中已有所介紹,本文可作為前文的續篇。

明清北京城天安門前的廣場與今天不同,當年紫禁城大門前的長安街並不准許平民東西穿越,長安街東西面都有門樓,有紅牆封閉,其南面有一個小門樓,形成一個 英文T字形的窄長廣場。南面的三洞小門樓在明代稱為大明門,清代稱為大清門,民初稱為中華門。所以,當要在中南海開闢一個向長安街的新門時,這個門被稱為 新華門,也就是今日中南海的正南門。

由大清門至天安門廣場之間的小廣場,兩邊有一些紅色的小房子稱為紅鋪,這一段廣場古代稱為千步廊。

在明清兩代,北京人要在皇城內東西走動,在北面只有在鐘鼓樓附近,在南面只有在大清門前的一個叫棋盤街的小廣場東西走。這個小廣場由木柵欄圍成一個像九宮 格的形狀,像個棋盤,因而得名。

明清時代的風水格局

這個棋盤街的東西,分別為清代有名的東交民巷及西交民巷。這兩條巷在清代的一幅地圖中則稱為東江米巷及西江米巷,因為在清初,由江南經運河到北京的運糧 船,都是停泊在皇城正南的城溝邊上,這兩條小巷便變成為當年江南貢米買賣、儲倉及集散中心。

在這兩巷的巷頭都有一個牌樓面向棋盤街,它是北京風水的一個重要格局,稱為「兩龍探海」,東西交民巷是東西兩條龍,牌樓是龍頭,棋盤街就是其海。而棋盤街 前的大清門,明、清都以國為其名,是名副其實的國門,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按古代的風水規劃,天子有五門,漢代鄭康成解釋為「皋、庫、雉、應、路五門」,也就是從大門要入五度門才可以見到天子居住之處。紫禁城由南往北至太和殿分 別經過大清門、天安門、端門、午門、太和門五度門。這一點可能與學者之分析不同,但符合五行及風水以單進為吉的理論。

毛澤東破壞廣場風水

在六十年前開國大典時,這個T形廣場只可以容納大概三十萬人左右。五十年代毛澤東從蘇聯莫斯科參觀回國,決心要做一個比紅場更大的廣場,便把原廣場旁邊的 舊禮、戶、工、兵等六部及明清的一些特務機關如東西廠、宗人府等衙門拆去,建成今日東面歷史博物館、西面人民大會堂的格局,中間更加上西歐式的人民英雄紀 念碑,南面的中華門及棋盤街等都拆去。

中國古代的建築及風水,中間中軸線都是一條人行的空間,不會有東西阻擋,紀念碑不合整個格局,所以北京城有麻煩永遠在此發生。但它有一個特點,像一把刀, 插在中軸線中央,所以紫禁城的皇帝被「厭勝」,永不能翻身,但是它正位於中南海的東南巽方,是中南海的文昌位,有利中南海的統治中心。

由於中華門被拆,五門被破,變成國不為國,家不為家。君不見五十年代天安門廣場建成後,中國各種運動一浪接一浪。直至1976年毛澤東死後,剛巧在舊中華 門之處建成毛澤東紀念堂穩住陣腳,四人幫下台,中國政治才穩定下來,才會有後來三十年的建設。

但是擴大了的天安門廣場在風水上是太散渙,不能聚氣,所以每一次廣場上有動土、設置,都影響中國的政局。

1989年,在紀念堂前建有兩個三角旗形的工農兵雕刻,由南向北,不合古人面南而治,旗由北向南之局。所以早在二十多年前,筆者已經撰文建議天安門廣場應 該縮窄,回複到以前較長窄的比例,這才可以改善現在太空蕩、氣散無收之局。

六四後的風水改動

有一個傳聞,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當局聽取了高人建議,把廣場的國旗旗杆加高,並開始每天舉行早晨升旗典禮,這些除了是禮儀之外,在風水上也有「厭 勝」之效,以國力壓制反對的聲音。所以由1989至近年,國運都比較平安順利。 2008、2009兩年雖有奧運、六十國慶喜慶之事,但也有汶川姜族自治州地震及西藏新疆暴動,都是與小數民族有關的麻煩。

今日五十六根民族柱,變相是把天安門廣場縮成窄長,有收氣之作用,民族柱也有「厭勝」保和諧的意圖,五十六分為二,二十八剛好是周天二十八星宿之數,以象 陰陽四神(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

不管其藝術價值及與四周是否協調,也不管它是否有高人指點,這個設計合乎風水的要求,有利於整個北京及中國的格局。

筆者多加一個建議,現在天安門廣場寸草不生,雖表面有利保安,但是陽氣太亢,人民容易變得暴躁,要陰陽平衡,應在柱與柱之間多種大樹,在廣場上多加草坪, 以平衡陰陽。這樣人民會變得較和順,不會因小事而變得暴躁生事。這才可真正達到社會和諧的作用。

本文發表於2009年11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