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京十三陵看陳水扁家宅風水

台灣陳水扁卸下總統職位後,由士林官邸遷出住進自置的寶徠花園豪宅後,他在職時的貪污醜聞便變成官司,除了被囚一百多天外,他太太吳淑珍也在打官司,兒子陳致中及兒媳黃睿靚也承認洗錢,一家人都捲入官非中。陳水扁篤信風水

陳水扁本人十分督信風水命理,所以才會出現被一個十幾歲玩塔羅牌的小子所騙。他作為總統,身邊一定有一些國師為他選屋策劃一切。但他們一家遷入寶徠花園後便官司纏身,這幢豪宅的風水當然有問題,那麼是誰為他們選此宅呢?是否這名國師的功力不濟呢?他們信風水也會出問題,風水本身是否不靈驗呢?

寶徠花園位於台北市東信義路五段,在101大廈的東面,它坐南向北,南面有一片小山,台灣電視台的高人視之為龍脈,而寶徠則是其結穴。101大樓正好是它的左青龍位。

但用本人的學派分析,寶徠花園的排龍排得破軍兇星,絕非一般人所認為的靠山,所以其龍穴也是一個假穴,它的飛星中西面101大樓變成了它的破軍官司之星。剛好飛星又有六白官非星飛到,合成六七交劍煞,所以官非鬥爭之事不絕。

其實陳水扁的故事也引申出一個問題。歷代封建皇帝都督信風水,身邊也應該有一批大內高手,如果風水靈驗,那便不會出現問題而亡國吧!到底風水是否可靠呢?

俗語云:「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個人的命、個人的思想決定是最重要的,所以排第一,風水只是一種助力,所以排第三,古代把風水占卜等術數列為醫卜星相,與醫術同類,是一種助人的技藝。風水有如醫術,如果一個人一生不會生病,他根本不需要看醫生,也不會相信醫術。所以風水只是一種輔助性的技術,並非萬能。

在古代,就算是天子皇帝,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而弄錯了風水,歷史上不乏真實的例子。

以明朝在北京的十三陵為例。第一個決定昌平天壽山為陵址為遷都北京的明太宗朱棣,他的陵墓稱為長陵。這是今天到十三陵參觀必到的陵墓之一。長陵墓葬的得失,早在本欄首篇文章(2006年第九期)中有所介紹。

昭穆排位的墓葬之法

當朱棣定位於長陵之後,他的子孫只可以根據皇家及北方風水的方法,以昭穆來決定選擇其他附近的山頭,作為陵墓位。

昭穆方法是流行於北方的一種墓葬之法。其方法與今日在中國及台灣流行的傳統飲宴坐位方法相同,當主人定位之後,他的右邊(以主人坐位向外計算)第一個就是昭位,他的左邊第二個位就是穆位。第三個也就是右邊第二昭位,第四個由回到左第二個穆位,如此類推。早在西漢時,皇帝已用此昭穆規則排列陵墓。

十三陵中早年皇帝的墓陵排列也是依此而定位。以北京明初的八位皇帝為例,他們的年號及陵名分別是一、永樂(長陵),二、洪熙(獻陵),三、宣德(景陵),四、正統,復辟後改天順(裕陵),五、成化(茂陵),六、弘治(泰陵),七、正德(康陵),八、嘉靖(永陵)。

由一的長陵至四的裕陵都是以右、左、右方法排列,但是到了第五位的茂陵,由於在左邊找不到合格的龍,所以在裕陵右邊建陵,六的泰陵及七的康陵都在右位,到了八的永陵才建在左邊。

但是所有後建的陵墓都不能建在已建的祖墓之間,只可以向外擴建。

第一套昭穆風水規定,直到了第十位皇帝萬曆(定陵)才被打破。因為打破昭穆之規則,加上風水坐向不吉,他死後經過十一的秦昌(慶陵)一個月,十二的天啟七年,十三的崇禎十七年,短短二十四年明朝便覆亡了!

在明十三陵這二百七十多年的歲月中,也曾經出了一些風水問題。

秦陵出水絕非吉穴

明孝宗弘治時,決定了秦陵的位置,由太監李興、新寧伯譚佑、工部左侍郎李鐩督工,當時傳聞開地官時發現地下出水,這是一個風水敗壞之兆。吏部主事楊子器見到,回朝直言此事,當時太監當權,李興受寵,他反把楊子器關入錦衣衛的大獄中,大部分人都不敢救他。此時新進知縣邱泰上疏,皇帝命司禮太監蕭敬押楊到現場考查,據孫緒《無用閒談》一書記載:泰陵金井內水孔如噴泉,負責監工的李鐩等暗中命人把此孔塞死,所以蕭、楊等考查時並無漏水,楊本來因誣告而下罪,後來因為太后出面而被赦免。由此可見,一個當權的太監因為自己選錯龍穴,監工不力,可以隻手遮天,影響皇帝及其家族的風水。

秦陵是坐子向午兼壬丙,葬於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時為三元九運的二運第一年。

流年飛星八入中,飛星盤雙星到山,整個格局右山回首強而左山弱,群陰山上,加上排龍排到廉真兇星,中州派的觀點認為,此絕非一個吉穴,其穴中出水的傳聞,現在只有在考古有進一步發展才可以證實,但從環境證據反推,似乎出水之說有理。

因為他死後其子明武宗正德荒淫失德,重用八虎太監,在位十六年而崩,但是無子嗣,也應了泰陵不吉之兆,朱家主脈斷了子孫,結果要找他的侄兒嘉靖帝繼位。

定陵兇穴氣運極短

到了明神宗萬曆時籌建定陵,到這時在十三陵內,合風水法度又合昭穆的穴位很難找,《明實錄》中記載,萬曆帝在萬曆十三年對臣下有一段話,指出他在十三陵一帶查看,好的寶山在裕陵與茂陵之間,但因為這是僭越祖制,所以只好選在昭陵左邊的一處作陵,雖然這位置在昭—長兩陵之間,他應為昭(父親)陵是離開了主山的餘脈,所以不算僭分。

雖然萬曆帝為自己的選擇作解釋,但是風水是一個客觀的力量,不是皇帝個人解釋便可以解決,這個穴還是犯了破昭穆之局。這個穴開工後,果然挖出石頭,這是個凶兆。少卿李直上疏,朝廷起了紛爭,結果神宗直言:「今外延諸臣為壽官事爭言風水,夫在德不在險,昔秦皇營驪山,何嘗不求選風水,未幾見發,選求何益,我祖宗山陵既卜於天壽山,聖子神孫,千秋萬歲,皆當歸葬此山,安得許多吉壤,朕誌定矣!」

所以定陵最終沒有改葬,其實神宗的態度,與今日不少半信半疑風水的一樣人,如果風水贊同他本人的英明決定,那人就信風水,如果風水要求一些中途大改變,這些人就舉出一大堆秦始皇信風水也不好的例子,甚至我個人覺得自然就是好風水之類,以壓止要改變的聲音。

神宗甚至以凡是朱家子孫便要葬於此,那裏有這麼多好風水吉壤嗎?所以不好風水也要葬!這就是一命蓋過三風水的好例子。

神宗用的是坐西北向東南坐戌向辰兼乾癸,葬於萬曆四十八年(公元1620)庚申,時為五運末年,它的山龍雖然排龍得右弼吉星,但是它的穴位則是戍山向兼出山,雖得旺山旺向,但懂玄空的朋友都知道,此山之氣運極短,最多只有四十年,但因為它在五運末入墓,步入六運(公元1624-1643)其墓已入囚,所以到了七運第一年(1644),二十四年後,明朝便因李自成打入北京而滅亡了。十三陵中,今日只有他這個陵被挖開,供人展覽。

上述三個例正好說明,風水只是一個機械性的方法,但如果運用之人功力不足,或是主持者不聽話,也不會有效果,有如醫生不懂用藥,或病人看醫生但不依時吃藥,疾病是不會轉好的。

後記:陳水扁家人也可能感覺房子有問題,除了在房子外裝符劃鬼之外,陳致中夫婦已遷到台中,吳淑珍也計劃搬家避災。正如儒家所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禍。」扁珍之禍,並非靠風水便可逃脫的

本文發表於2009年6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