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銀行的風水

近月來滙豐銀行的供股及股價,觸動了香港人的心,因為大部分香港人都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滙豐股票。首先申報利益,筆者是少數未持有滙豐股票的人,但是公司的強積金也會持有。本文見刊之日,供股已塵埃落定,但是滙豐是否供股後便撥開雲霧見青天呢?股票界的意見還是有分歧,本人不是股票專家,所以只可以就滙豐銀行的風水跟大家談一談。

舊滙豐的風水布局

滙豐銀行位於中環中部,原址是香港政府的大會堂,滙豐買入後把向海的一片土地闢為廣場,就是今天的皇后像廣場。因為當年在遮打道的正中央樹立了一個維多利亞女皇的銅像,後來這個銅像在改造時被放在總督府後的動植物公園,因為她是當時英國軍兵的精神領袖,所以人稱她為「兵頭」,動植物公園以前俗稱兵頭花園,就是以這個銅像命名。

當年滙豐銀行把前面的空地作為公眾人士也可使用的花園,代表了當時管理層的企業良心,今日社會上有人批評一些發展商把預留作公眾休息用地放在大廈四樓上,其實政府是吃了死貓。

因為同樣是港英政府,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官員從來沒有想過會把香港這塊殖民土地交還中國,所以他們在上海外灘和香港中環都建造了不少宏偉建築,是為了千秋萬代的大英帝國,用正當的規劃去發展城市。

但是今日被傳媒揭發的四樓花園正是港英政府在八十年代興建的。當知道九七後香港要回歸中國後,港英政府在撤退前要地產興旺多賺錢,把持城規會下所批准的發展,所以這個問題應該是前朝遺物,大家要今日的司長去背這大鑊有欠公道。當中環再一次填海時,政府更把當時在畢打街口的天星碼頭遷到新填海區之外,正對滙豐,而幹諾道中與天星之間便建成現在兩層的公共停車場。因為左右都有建築,所以形成一條長形條狀帶。

大笨象吸水

在六、七年代,有風水師便用「呼形喝象」的方法來「取象」,因為舊滙豐大廈上小下闊而對稱,像一頭大象的頭,加上長長的皇后像廣場及低層停車場,則像大象長長的鼻子伸向維港,而外面的兩幢天星碼頭,則變成了大象的鼻孔。天星碼頭每日輪船泊岸,就像鼻孔呼吸時呼氣吸氣,這是前代風水家的說法。

到了八十年代初,滙豐重建成現代盔甲武士一樣的大廈,因為採用了海水降溫的空調系統,的確有兩條大水管從滙豐的地底通過廣場到小輪碼頭的旁邊吸水降溫,變成名副其實大笨象用象鼻吸水之局。而滙豐銀行因為吸到真正的海水,所以在1997年回歸前它也從一間香港本土為主的銀行遷冊到倫敦,加上收購而變身一間國際大銀行。

要看滙豐銀行的風水,要從香港島整個格局來看。香港島最高的山,也是其主山是扯旗山,是一個貪狼山。其主要龍脈是從舊山頂道的一條山脊,落到動植物園,再到特首府結穴。然後分為了兩支,一支在左到雲鹹街,一路到中環畢打街;一支在右經聖約翰堂、政府合署到今天的長江大廈、舊中銀大廈及滙豐銀行結穴。

滙豐由於是在右邊白虎邊結穴,所以只可以執金融界的牛耳,1997年雖無中央銀行之名,但有中央銀行之實。1997後雖遷冊英國,但因為還是三家發鈔銀行之一,在恒生指數中佔的比例很大,所以對香港金融界仍舉足輕重。

滙豐的地點是金融重鎮,用在其他則效果不同。筆者藏有一本1979年出版、1980年再版,由公孫勝所注的《香港風水掌故》,內容是一個個不足一千字的風水掌故,其中引述了一個滙豐銀行的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人佔領了香港,當時進攻香港的南支派遣軍司令為酒井隆中將。日本人也相信風水,所以他請了日本的堪輿大師為日本在香港選一個總部。這位風水師認為,全港最佳的結穴是在滙豐銀行,所以就以銀行為日駐軍的總部,希望日軍可以長治久安。

有一次駐港總督磯穀廉介中將到青山寺見到寺中的老方丈,他問起選滙豐銀行做總部的事。老方丈說:「貴國的堪輿大師道行雖高,但他看錯了地點,那地方雖是珠光精氣所在,卻是財宮,前無令旗,右無印台,不宜作為行政機關,加上日軍把高等法院(今日立法會大樓)作為憲兵總部,殺氣太大,足以影響風水。」

磯穀聽了老方丈一席話,決定不在滙豐銀行辦公,而把英國人建的殖民地式港督府(今特首府)重建成今日半日半英日式殖民地建築。但建築未完成,磯穀廉介已被命令回東京,日治港督改為田中久一中將擔任。田中不知道這風水關係,不久他也變成階下囚,在廣州被囚及槍決。

大笨象損鼻

滙豐銀行買美國資產,是早在六,七年前的決定,但是它是在2007年初發出第一次盈利警告,時間剛好是在香港政府再次填海,拆去天星碼頭的第三天!從科學的角度,這兩者是沒有邏輯的關係,但是術數的現象往往這麼巧合,這就是古人所說的兆象、兆頭。滙豐股價自此由一百五十多元的頂峰跌至最低三十多元,因為在此期內填海工程正大動土。今年五黃煞在北,填海的位置正在滙豐的北面,所以要滙豐的股票止跌,大家可以每天去新碼頭附近看看這個工程什麼時候停止動土才有希望,根據個人估計可能是在今年8月吧!

後記

有人會懷疑,滙豐已遷冊總部到倫敦,它的風水是否以金絲雀總部為主呢?滙豐的確以倫敦總部為主,但是因為它的發跡是在香港(上海雖然是發跡地,但是已廢棄不用,所以只以香港為其發跡地),有如一個家族的宗祠,所以宗祠有事,總部也受影響。

本文發表於2009年4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