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小鎮會安的風水

到越南公幹,找個機會放假與家人去中部參觀順化、會安、大南等地,了解一下越南歷史,包括占婆文化及越南被殖民前的阮氏王朝。這些地點中,順化古城、會安古城、美臣及占婆古廟都是聯合國文化遺產。香港人去旅遊以吃東西及購物者居多,所以這些都不是一般的旅遊熱點,大部分參觀者都是一些外國遊客。

值得一提,會安是一個充滿中國清代廣閩特色的小鎮,它在明末時也曾經有過一個日本移民區,多年前日本女明星栗原小卷拍過一套《望鄉》,說及一些少女被賣到很遠的地方當妓女,所拍的背景就是會安這個少數日本人的殖民村。

多元種族集居地——會安

這個小鎮大部分是一些中國南方建築形式,本來在廣東、福建一帶俯拾皆是,只是多年的現代化改革把這些古董都拆去,要在中國找一片有各省會館、佛寺、五行廟及商店民居混合的原裝小鎮已非常困難,最接近的算是山西的平遙古城,也有不少原裝的民居、商舖、寺廟,但它的建築是中國北方的形式,一片灰紅,與會安這種用土黃為主的南方建築不同。

會安位於越南中部,當年海上絲綢之路商船從廣州、海南島出發後,沿越南海岸南下,會安成為它們的第一、兩個中途補給及避風港。由於越南中部產肉桂,所以這裏也是一個貿易集散地。

會安是由一批一批本地人、華人及日本人所建立的一個商貿小村,本來就沒有什麼風水規劃和設計。但根據堪輿學的法則,風水是一種天地自然的道理,所謂人傑自然會地靈,這地區的人行運,他們集體所創作的自然合乎風水法則,否則這些人或建築,會在歲月中被歷史洪潮及天災人禍所摧毀。

會安的舊鎮中心,並不是設在最近海岸邊,它是位於當地一條內河的河口內所形成的一個小湖口邊。它面對海的一些像大嶼山長沙一樣的大沙灘。

民間有關「風生水起」的謬誤

現在人對風水的錯誤概念是屋前見大水,自然會風生水起。我們城市人每人都在石屎森林中打滾。偶一去大自然看海、看森林當然是非常歡喜。但風生水起這個詞是有語病的。

從純堪輿學的角度,風水一詞,出於晉郭璞的《葬書》:「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堪輿學家要選擇家居的目的,是要做到藏風聚水。

把風擋着不要「氣」散;把激動的水流「界止」慢下來,方可「停船」或游泳,財才可以到你的袋!所以,風水一詞是堪輿學的兩大法則。

如果真的風生水起,那不是變成了颱風及海嘯嗎?

所以如果一間屋面對大海,它的前面一定有一個海灣,灣前有島有地遮擋成為一個名堂及案頭,這才是真正的風水格局。

這種格局香港也有,港島南面深水灣前正被一個盪波洲包圍,成為一個大聚水之局,所以香港大部分的超級富豪都是住在此處。

本港一名超級富豪大宅的旁邊有一塊地,在1995、96年左右,被一個中富買下,建了一座豪宅。這塊地的地點較高,山坡下是車路,再下是水。這位富豪像標準的香港人一樣,為了由地下大廳至樓上睡房每處都見海景,所以把整幢樓都建在最近海的邊上,形成一幢像建在山崖的房子,非常突出但變成風水上無案頭及水邊割腳的形勢,加上坐向不佳,所以這位中富在建造此樓時已出現財政問題,樓建好自己都未入住便已破產。

所以屋前有案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持久概念。有人會懷疑,有不少人也是屋前無案但也十分興旺呢!

從玄空飛星的角度看,如果屋前無案頭而它剛好飛到旺星,確是可以興旺一時的,但是運勢一過,此屋便會很快破敗,是不持久的設計。

有一個例子是很多香港人以前到遊的泰國布吉P.P.島,這個島面對大海無案,在七運時合運,差不多大部分去布吉旅遊的人都會到島上遊玩,生意非常興旺。

但步入2004年,八運旺氣已過,聖誕發生大海嘯,全島一下子盡毀,現在也未有恢復過來。

會安的選址合乎科學及風水的原則,小鎮在河口縮入的地方,河面較闊,河床較深,可以停泊商船,變成一個天然的避風港。

在風水上,海邊的沙灘形成一個案頭,包圍河口內的漁港,小湖面變成個名堂聚水,可以阻擋一些可能發生的小海嘯。

簡單的風水 不一樣的結果

鎮內分為兩個主要區,東邊是中國聚居處,西邊在幾百年前是日本人住區,中間由一條小河分隔,河上建有一條名為日本條的特色有蓋橋。

中國人區內的房屋都根據中國的一個簡單風水法則而建:所有屋面向南,形成幾條長長東西走向的長街,其中由一些北向的小巷連通。日本人區則沒有此法則,區內街道都是順勢彎曲而建。

歷史的結果是:日本人社區早在百多年前已湮沒了,而中國人社會還是生生不息,有不少華僑已是多代定居於此。

現在此鎮已被列為聯合國文化遺產,所以帶來不少旅客。它的沙灘旁邊也建了不少布吉式的酒店,旅遊前景很好。

傳統風水的目的與今日在某處住三、五年的浪人不同,它們是希望此地可以長住久安,免受颱風、海嘯大水等災禍。

會安的中國人只用一個簡單的風水原則,房屋坐北向南,其中當然氣運上也有起有落。但在越南獨立戰爭中,它也未被破壞;相反,日本人社區不依此法則,它早已灰飛煙滅了。因此,傳統的風水力量及目標已充分表現了。

會安日本橋之迷

在會安的日本橋,筆者有個有趣的發現。這條橋相傳是由日本人所建的,在其橋西有一隻石猴,在橋東有一隻石狗,當地人有上香祭祀,所有旅遊書介紹都說,因為這橋是猴年始建,狗年完成,所以設此石像。

但是石橋上有一塊石碑,以中文書寫,據碑文所講,此橋是建於丁丑年的,丑是牛,應是牛年所建。

筆者的導遊是越南人,他也不知道越南以前與韓國一樣是清朝屬國,國內都是用中文書寫,所以才有此碑。但越南被法國佔領後,法國人要切斷越南人與中國的根,把越文拉丁化,用法文字母拼音,成為今日的越南字,但其音與中文及廣西音韻相似,例如男是Nam、女是Nu。由於切了這個根,新一代的越人都不懂中文,所以才出現這「猴年建狗年成」的笑話。筆者不是日本宗教專家,但初步懷疑,這是代表天狗與神猴,是日本人神道教傳說中的小地仙及小天神,類似中國的門神,用以鎮守此橋。正解還有待專家進一步研究。

本文發表於2008年5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