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民屋看中國大運

1985年家師為《清新週刊》開一個紫微斗數專欄。其中一部分是解答一些讀者命盤中的問題,當年與「二家姐」王宇凰一起當他的書僮「起盤」,由師父解答。當年的讀者來信有一個現象,他╱她們當中有不少人在1982年至1985年間的命盤都非常差,不是丈夫生意失敗,就是太太有情人而不知所措,更有身患重病。但是他╱她們的命盤中在後一年1986年都出現轉機。師父開玩笑說可以用一個標準答案便可回覆大部分的來信。

術數統計

回顧歷史,1982年中國公布將會收回香港,香港出現信心危機。直至1985年,樓市及經濟都是不太好,中英雙方又每日在傳媒互相爭拗,大環境有一片前路茫茫之感。

結果在1986年春節後,樓市回升,經濟向好,大家的心情都轉好,直至1989年民運而轉變。這些讀者來信數目不少,但是在統計學上只佔一個小數字。但是他們生命中的一段好壞,與當時香港的大環境竟然互相合。

在同一年,因為工作關係北上,筆者在廣州街頭也注意到一個小現象。當時所見,街上有夫婦手抱嬰兒或手拖幼童,他們的面相都有一個特徵,通常這一對夫婦的面相只是一般,甚至有艱苦的樣相,這點也可以理解為他們的命不好,所以要經歷文化大革命這段艱辛的日子。但是他們手抱的嬰童,面相都非常好,飽飽滿滿,大部分都像楊柳青年畫及「百子千孫圖」中的小童樣相。因為這些小童面相好、有福氣,代表他們長大的廣州市會愈來愈富足。

回港後與師父談及此事,他更在專欄上寫了一篇文章,「但願」廣州會興旺。時維1985年。二十多年後今天,廣州的富足進步,直迫香港。

中國術數中雖然有不少部分未能用科學方法去解釋,這只是反映了科學的不足,科學未有進步到發現方法去解釋這些術數推出來的現象。

個人認為,這些不能用科學解釋的部分可以用統計學去證明其出現的現象。

上述兩例,正是運用術數的統計方法,推算香港及廣州的將來。

當然,這些方法及採樣要有代表性,但也不太合乎今天統計學的絕對原則。如果用這個方法配合玄空飛星,是可以從內地一般市民所居住的平民房看到中國的國運興衰。

大陸的一般城市與香港不同,香港的城市規劃受了山水地形及西方規劃藝術的影響。城市內除了九龍半島彌敦道界限街一帶外比較少正東南西北方向的街道。因為一般情況下,建築樓房都會沿街取向,所以這些建築也出現不同的坐向。

中國大部分城市則不同,他們可能受了風水潛移默化的傳統影響,加上在北方房屋向南在冬天時可以讓陽光入屋,室內較溫暖,減少暖流氣使用,是古代可持續的環保方法,所以內地人一般都喜歡向南有窗的房子。也喜歡正南正北向的房子:而不少城市都是用正東西南北的街道去規劃。

日照間距

內地的建築條例更有日照的要求日照是根據所在地點的北緯度,以房屋的高度與北面的建築計算出一個距離。目的是確保南面的房屋不會因為太高而遮擋了北面房子接收日光的時間。

所以如果南面樓房愈高,它與北面房子的距離愈遠;同樣道理,所在地的緯度愈高,南北屋與屋之距離愈遠。這是一個非常科學的方法,但在古代中國建築中也已體驗了。

中國古建築都是一些有天井的合院。但大家在旅遊時有沒有留意到,在南方的民房,其天井小而南北向淺,在愈北方的房子其天井愈大。

舉個例,廣州的西關大屋都是一些非常高天井的房子,到了江西,其天井也比較闊。但北京的四合院,其天井更闊。

平民屋的設計

由於內地人喜歡向南房,因此直到九十年代西方思潮引入奇形怪狀的商品房以前,中國的民房都是一些東西長、南北淺的五至八層高的平房,而它們都是一排一排的面南,像軍營式排列,與今日高價的商品房不同。這些平民房有如香港的公屋、居屋一樣,是大部分一般小市民的居所,也是溫總理今日要求建九十米以下的平民房。

這些平民房佔了內地60-70%的住房。它們的設計也幾乎成為一個定式標準。

它們一般是一梯兩伙,一個單位在東,一在西,正南正北向,大門一開在東,一單位則開西門,為了向南面爭取更多的陽光。它們的樓梯入口一般設在北面,而北面更設有廚房及陽台,這些陽台都有玻璃封閉,室內又有一層玻璃窗,陽台變成一個「渴望」以防暖流在冬天北方外洩,有保溫的作用。

廚房設計有在西北位,也有設在正北向。因為設計師運用廚房煮食時發出的熱力,使室內更溫暖,減少暖氣能源消耗。但是在風水上則犯了「火燒心」的毛病。

而整個單位則以正方或長方形為主,因為這樣可以減省建築成本。平合是無產階級在五、六十年代的政治要求,結果是一個個毫無建築藝術美感的軍營式方盒子。

這種方盒子在五、六、七十年代成為中國民居的主流。到了八、九十年代改革後,雖然有不少新型及奇形怪狀的新商品房,但在這種方盒子上加上一些裝飾始終成為平價樓的主流。

這些正南北向的平民屋風水的吉凶,便會影響這一大批中國公民的運數,由於這批人可能有幾億人,也間接反映了中國當時的大局吉凶。

玄空飛星分析

如果用玄空飛星分析,五十年代建的房子是五運樓,在五運的房子還是興旺,但是入到六運(1964)年起,其衰氣自臨,所以也有不少問題出現。如果有部分走「乾宮」來路,則在六運還可安穩。

如果是六運所建的房屋(1964-1983),玄空飛星則都是「上山下水」,損丁破財。這段時期中國也出現了文化大革命(1966-1976),所以也反映了這些不吉之風。

到了七運開始(1984-2003)所建的房子,玄空飛星也又變成「旺山旺向」,所以中國的發展漸漸進入一個好的階段。

2004年開始,時運轉至八運,雖然現代的商品房未必用這種標準平民屋的設計,但是正南正北向還是一個主流,只不過外形上出了不少的改進變化吧!

八運所建的房子,其飛星有吉有凶,但其中有不少有「九紫星」相配,所以可見中國未來的發展,可以延續至九運(2024-2044),但由於半吉半凶,所以在八運至九運之間還有一段波折。

上述估算較為粗疏,未及用「天星政四餘」所算的精確,只可供參考。

原文發表於2008年1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