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可統計嗎?

西諺有云:歷史在自我重複。(History is repeating itself) 。《三國演義》開章明義:「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兩個中外觀點似乎有點脗合。

純科學是講求每一個實驗中,在同一個條件下會得到同樣的答案。所以在純科學眼中,由於歷史上各種條件都不一樣,是不可能「重樣重複」的,但是為什麼拿破崙1814年攻打莫斯科與希特拉1941年攻打蘇聯這麼相似呢?兩次都是打俄羅斯人,兩次都遇上特別嚴寒的冬天, 兩次都是二人從戰無不敗轉向失敗的第一仗轉捩點。

在中國,也有類似的情況出現。中國中原民族因為北方民族襲擊而出現過三次大遷移,第一次是西晉未年五胡亂華而使北方的氏族向今日江西、安徽、蘇浙等地遷徙。第二次是在北宋末年,金兵攻入當時首都汴梁(今日開封),史稱靖康之難,中原氏族再次向南,其中再經南宋元兵之追趕,有不少今日廣東的氏族也在此時遷過南嶺。

第三次民族遷移則發生於二次大戰至文革期間,第一浪為逃避日軍而遷入四川內陸之難民。第二浪則為1949年後為支援邊疆及上山下鄉的革命青年。有不少當年到川藏雲貴的「知青」今日已紮根於這些省份。

從學術邏輯的角度看,有科學,定有非科學,歷史就是非科學,因為歷史的條件是不能重複的。

但是在中國,有不少學者認為歷史雖然不可以重複,但類似的規律則在歷史上出現,古代更有不少術數專家、學者為此推出一套一套的數、卦來解釋這現象。

從古代術數到近代統計

最早解釋這現象的是漢代「三式」之一的太乙數。傳說,那就是當年黃石公傳授給漢初三傑之一張良之術,張良就是以此為劉邦創立漢朝。太乙數中有不少以《易經》六十四卦的次序來編排於歷史的時間上,用易卦中之「象」、「卦變」、「互卦」等來解釋真實歷史中出現的現況。

北宋大術數家邵康節更以此為基礎,編排出《皇極經世書》這一巨著。邵康節只把那個編排的結果列出而未有作太多的詮釋,更沒有把這編排的因由講出,所以現代有不少人都因為不懂《易》而不知其所以然。

但由於《易經》的排序(又稱易序)是一套機械化的次序,因此用歷史已發生的事件,就可以推出現在或未來所代表的卦,如懂其卦之運作,則可以推算未來的吉凶。

這套學問是基於以下幾個基礎:

一、歷史事件發生是有類似的循環。

二、這套《易經》配時間的方法是正確的。

三、這套事件發生只適用於中國。

近代學者李四光就是繼承這套理論的專家。香港人可能對李四光認識不多,但在中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地理學專家,中國自行開發的第一個油田 — 大慶油田就是根據他的理論推斷而發現的。國內曾經拍過一套黑白電影,名為《李四光》,以講述其生平,那是文革前少見的個人名譽。


但是李四光還有一篇少為人知的著作,那是在 1934年在上海出版的《東方雜誌》第二十二卷第三號發表的一篇名為〈戰國後中國內戰的統計和治亂的週期〉的文章。那時候國民政府還是以南京作為首都,日本雖然侵佔了東三省,但還未全面與中國大戰,李四光就是在這戰雲密佈的情況下發表此文。

他也是把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事件配成一個圖表,但他不是用易卦而是用較為科學的統計學,把中國歷代戰事、天災、地震、水旱的頻率及其影響大小作一個表。

他發現中國歷史上重大事件的發生,都有一個類似的決序及有重複性,這個統計發現災禍戰爭的多少與該皇朝之禍亂有相對的關係〔見圖一 ) 。

他指出一個分裂紛亂的時代終結,由一個短暫的朝代統一後便開始出現下列的現象:

一、國家統一。

二、統一朝代出現紛亂並由一個較長朝代所替代。

三 、出現大型土木工程建設〔在(一) (二) 之間〕

四、隆盛時代開始。

五、中期出現一個動亂,隆盛時代由盛轉衰。

六、此時北方民族漸漸興起。

七、北夷入侵。

八、首都南遷。

九、國家出現南北分立。

十、出現大瘟疫。

最後國家又出現統一現象,要注意這(一)至(十)的次序有個別例子能有先後的差別。

第一循環

戰國後中國第一次由秦統一六國,但秦朝從始皇只到二世胡亥便亡國,短短的朝代,卻建成了萬里長城,修築地道,同途同軌,統一度量衡等大工程。(一) (三)

繼之而起是一個較長治的漢代,其影響更因打通西域而揚威海外。(二) (四)

漢代到了中葉則出現王莽篡漢之亂,正傳已斷,由旁支劉秀繼東漢。(五)

漢末大亂經三國由西晉統一。

但北方胡人已崛起,公元 316年,匈奴攻入長安, 西晉亡,大批中原氏族被迫遷往南方長江流域一帶,這是第一次大遷移,也是首都第一次南遷。( 六) (七) (八)

局勢形成南北朝幾百年之分立。(九)

在五世紀時,晉末和六朝初年出現的瘟疫不但影響中國,羅馬的崩潰也與此大瘟疫有關。(十)

第二循環

南北朝紛亂之局最後由隋文帝楊堅所統一(公元589年)。但揚堅也只能傳至二世,隋滅於其子煬帝之手。(一)

煬帝時期,打通南北運河工程,歷史上雖以他為到江南遊玩而論之。然而古代驅馬運輸非常昂貴且不安全,水上運輸量大而快,是古代運輸之主要工具。運河之龐大工程,的確為中國以後千年南北運輸建立基礎,也增加了北方人南遷,成為發展南方的力量。(三)

唐繼隋為一個較長治久安之朝代。(二)

唐朝國力更影響西方,唐太宗被稱為天可汗等都是國力興盛之見證。(四)

唐玄宗時發生安史之亂,各地藩鎮節度使,擁兵自重,使唐朝廷國力日衰。(五)

唐朝末年,契丹遼國,黨項西夏,以至後來金、元朝都是北方夷人崛起之象。(六)

北宋雖統一大半中原,但燕雲十六州卻失於遼,西北(今寧夏)又為西夏所佔,故未算完全統一。

北宋末年,宋雖聯金滅遼,但終為金所破,靖康之難第二次出現大批中原知識分子南渡,南北分列之局更顯。(七) (八) (九)

在北宋末年和南宋初年,正與歐洲「黑暗時代」相近,歐洲與中國因「黑死病」而死的人比戰爭而死的人多得多。(十)

第三循環

中國幾百年分治由蒙古滅南宋而再度統一,但蒙古本身也只有百年統治而最後被明朝所替代(1276-1368)。(一) (二)

明朝國祚達二百多年(1368-1644)為一個較長治久安的時期。 ( 四)

明成祖修建萬里長城,又建寶船派鄭和下西洋,在南京建琉璃大報恩寺塔等大型工程。(三)

明未出現國內動亂之局,宦官當政,張獻忠、李自成等農民叛軍崛起。 (五)

此時,外夷後金族裔的滿州興起,最後佔領中原。(六)

此時南明退守雲南,鄭成功據守台灣,以至後來康熙時出現三藩之亂,用傳統計算方法,這是首都南遷中國直至康熙二十二年攻佔台灣後中國才回復統一。

清中葉後,西方鴉片流入中國,國民整體體力健康下降,被人稱為「東亞病夫」,禍及全國,所以才有禁煙之舉而招致鴉片戰爭之敗。在術數取象而言,鴉片為毒,等同瘟疫、病毒,都是破壞人體健康的東西。(十)

第四循環

清末外夷佔領各殖民地,等同分割中國,清之後軍閥割據,國家四分五製。最後為國民黨在北伐中所統一。(一)

其時首都改設在南京,也是李四光寫作之時,應驗了首都南遷之兆。(八)

此後發生之事,李四光絕不可能「穿鑿附會」。

其時日本已侵入東三省,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路線是由北往南,應驗北夷入侵之象。(六) (七)

中華民國在 1949年內戰戰敗後退守台灣,民國正式全面統治中國只有十幾年(1927-1937) ,有人甚至以日本侵佔東三省為基數,國民黨從來末全面統一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中國大陸,海峽兩岸勢成南北分立之局。(九)

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了大陸近六十年,是近代比較長之時期。 (二)

2003年至2005年,中國分別出現沙士、禽流感、愛滋等多種病毒,現代醫學進步, 才不致出現大瘟疫的情況,但也符合其應兆。(十)

1995年後,中國出現前所未有之大工程、三峽大壩、 高速公路、鐵路、大橋及房地產發展,都應驗了大興土木工程之象。

大家注意到在第四循環中,(一)至(十)之次序似乎有所改變,而發生的規率也較以前為快。

循環的街數詮釋

李四光撰文時代,當時是民國建都於南京的1932年,未有台海南北分裂,也沒有日軍由東三省北方入侵,更沒有2003年沙士大瘟疫。

但由於當時是德先生(democracy )流行,大家講理性、講科學的年代,他未有把張良的太乙數、邵雍的皇極經世等術數、易卦配於其統計學結果上。

因此本人狗尾續貂,把這個歷史編排作一個術數的詮釋。其中數是代表時間,也出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見國一)。

首先以全國分裂後復歸統一作為一個主要基點(甲)歷史上出現了三次類似的事件:

一、秦始皇統一六國( 西元前221年)

二、隋文帝滅陳(西元589年)

三、明太祖佔北京統一( 西元1368年)

另外又以首都南遷作為另一套基點(乙)

歷史上出現了三次高潮:

四、西晉之匈奴入長安(西元316年)

五、北宋靖康之難( 百元1126年)

六、民國政府定都南京(西元1927年)

這幾個基點有一些統計上的「巧合」:

由秦始皇(甲一)至(乙四)西晉亡之間為五百三十七年。

自隋文帝統一(甲二)至(乙五)靖康之難也剛巧是五百三十七年。

由明朝統一(甲三)至(乙六)民國政府定都南京為五百四十九年。

三段時間都約五百四十年左右。

五百四十年在古代術數上有一個特別的重要性,根據中州派玄空學所用的「三元曆法」計算,傳統曆法的「六十甲子」六十年為「一元」,分「上元」、「中元」、「下元」共一百八十年為「三元」。此三元又分「上元」、「中元」、「下元」共三個三元,為五百四十年,稱為「大三元」。

古人所說「五百年出天子」一語,就是從這五百四十年大三元為出處,五百年是五百四十年之大略。古人認為此為衣冠文物大變,以漢代衣冠為一,唐宋又為二,明清為第三,今日我們衣著科技也與此三代不同。

其實這六十年、五百年等的曆法數字,與古人的天文知識有關。從天文學我們得知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等遠太陽與地球以外外行星的線日公轉時如下:

木星11.8623年

士星29.458年

天主星84.01年

海王星164.79年

冥王星248.54年

木星公轉為11.86年,約為十二年,是古代十二生肖及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來源。土星公轉為249.58年,約為三十年古人稱為一世。

假如木星與土星在周天某年某月某時在同一相距不超過三十度的星室內,稱為「相合」。如在某年月在某「宮」0度位相合,用最小公倍數計算,它們會在二十年後120 度外相合,在四十年後又在240 度出相合,最後在六十年後,在原來的0度附近有再相合。二十年古人稱為一運,三連共六十年為一甲子(見圖二)

同樣假設,有某年月日、木、土、天王、海王、冥王五星在某天球之「宮位」內相合。用最小公倍數計算,在四百九十八年後,這五星將在最近距離內在同一個星宮內再會合[見圖三], 雖然天王、海王、冥王三星是在近三百多年內才為西方人所發現,但從占星學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沒有矛盾,在太乙數中, 有「大遊太乙」、「小遊太乙」、「五褔太乙」、「民基太乙」等不知名的星宿軌跡,不知是否與此有關?因為古代占星學已發現歲差及星體占驗歲差的現象,所以古人在所謂七政(日月金木水火土)之後,又加上四餘。

羅(羅喉羅RA H U LA ) (月孛) ,計(計都S E T U ) 孛(月李) 炁 (紫炁)以及一大堆沒有真星的辰煞,這都是由於長期統計出來的結果與純用五星占驗有偏差而做成,其實是進一步驗證占驗統計的可信性。

此外,由秦始皇( 一)至(二) 隋文帝統一時間為八百一十年。

由隋文帝統一(二)至(三)明太祖統一也為七二百七十九年。

而中國第一次民族南遷的東西晉交界(四) 至第二次靖康之難民族南移(五)也剛巧為八百一十年。

靖康之難(五)至民國定都(六)是八百零一年。四次之間距離均為八百年左右[ 見圖甲]。

在太乙數中有一個名為「大遊太乙」之星,其星以太乙行官始於上古上元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時天正在冬至日循環不息,而我國古代認為一年之歲實(一年真正環太陽地球回歸年)為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日。每隔八十年,天正冬至又回到原來位置,所以是一個八十年之循環。

「大遊太乙」以八十年為其外卦之一境一個循環,所以以此與天道,天星星曆有關。古人未知天主星、海王星、冥主星等星星,但天王星之公轉為8 4 . 0 1 年,與八十年一境之大遊近合。冥王星之公轉為24 8 . 54年,其兩倍公轉剛巧是4 9 7. 0 8 年,近合中國古代所謂五百年出天子之說,這是否有關連呢?

古代中國術數的最大問題是只把答案講出來而不把其源頭,緣來說明,上述疑問,有待有能之士研究解答。


從上述圖表中還可以看到兩個規律(丙)、(丁)。

(丙) 當一個朝代統一中國後不久,這個前立國的政治勢力為期較短,最後被一個統治較長的朝代替代。

(七)秦始皇統一天下,但只有二世,最後為西漢劉邦所替代,而西漢國祚較長久(西元前2 0 2 年)。

(八)隋文帝統一南北朝,但也只有二世,為唐高祖李淵所代(西元6 1 8年)。

(九)朱元璋統一天下,但南京為都的政權也只有兩代,在靖難之變中,其孫建文帝為其四子燕王棣所代,在世系上已改變了 (西元1399)。

( 丁) 第三個規律是在一個長期繁盛的五百四十年中間,都出現一個亂局,結果政權轉換而再出現中興之象。

(十)西漢末年,王莽奪權以至大亂,東漢劉秀延續其過國祚。

( 十一)唐中葉安史之亂,唐朝因盛而轉衰(西元7 5 5 ) ,後以南北宋繼正統。

(十二)明末李自成攻入北京,由清朝所代替(西元1 644年)。

第(十二)基點雖然不是同種同族的朝代更替,但清朝自己續明朝國詐自居但欲乎合這套規律。自主莽 (十)至西晉亡(四)期間為二百九十一年。由安史之亂(十一) 至北宋靖康之難(五)其間為三百七十一年。由明亡(十二)至民國定都南京(六)之間時間為二百八十三年。這三次的變動時間距離雖然有所偏差不一,但大概都是在這五百多年的中段,也有一定的規律性。

1) 1937年開始日本侵華,他們雖屬東方民族,但他們侵華的路線是先在1 9 3 1年九一八事件後佔頓東三省,後從東北往西南入侵,應驗北夷入侵之局。

2) 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民政府守台灣,海峽兩岸分立也形成了南北分立之局面至今。

3 ) 至於大瘟疫之應驗,八十年代愛滋病之擴散,非洲的伊波拉病的警號;20 03 年至20 04年的沙士病瘟,2 0 04年的禽流感等等都是些傳染性極強的新病毒,現代由於醫學昌明及醫療系統的發達,所以這些病毒才未造成如中世紀黑死病般的大災禍。

近代中國在1 992年後切實執行現代化,大興土木、新高速公路、三峽水壩、大小發電廠及各種類高低科技工廠的建立,也都應驗了大土木工程時代的建立。但這真要指出一點,這個歷史迴圈正如李四光所說「雖然相差不遠,而實際上有漸漸縮短的傾向,人事進化愈演愈烈,迴圈的時期縮短,也許是自然的趨勢。」筆者個人更覺得這是科技物質文明所加速的。

由民國西元1927年首都南遷至1992年鄧小平南巡落實改革步伐,只是短短六十五年。但中國政局經過孫中山革命,國民黨北伐統一,短期政權轉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園,日寇入侵(北夷入侵)。海峽兩岸南北分裂等以往要經幾百年的階段,只在六十多年便發生了,速度比過往都要快。

而到今日為文的西元2007年,兩岸分立未統一是事實,但中國的大土木建設及經濟建設則是有目共睹,全世界都認識到未來一個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紀」。

根據這套迴圈來推測,「大土木工程」階段後將是一段長治久安的中國隆盛時期,正如李四光推測:中華民族有如此悠久的歷史,經過幾度險惡的風波,直至今日,還屹然站在這裡,從歷史上治亂迴圈的局面推測,將來有復興的時代,是毫無疑問的。」

最後引李四光文章的段:人類的歷史,是人類創造的。中國人的運命,畢竟是在中國人手裡,認清了歷史的趨勢,今日後如何突破歷史的束縛,便有待於今日中國人的自力,和世界的環境。

本文發表於2007年3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