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陵是否好風水?

所有到過北京旅遊的朋友除了故宮紫禁城以外,明十三陵是必定參觀之旅遊景點。幾乎所有有關十三陸的介紹中都說,這片是由皇家專用的墓葬地,皇帝找到全國最好的風水師來處理,明朝在此葬了十三個皇帝,國祚有二百多年,所以這自然是一片風水寶地。這種想當然的概念其實是與現實不符的。

古代人厚葬,不外乎兩個原因。

明成祖生前選定陵墓

古人相信他們死後,會轉生到另一個世界。成仙成佛或成人,故此希望把今生能享受的東西作陪葬品,以期在另一個世界中享用。

第二點是古人希望找到一個好的風水龍穴,在生時可作「生基」 (「生基」容後再解),保佑自己死後可以褔蔭保佑子孫,使子孫身體健康,福祿壽全,更使子孫繁衍,人口增多,千秋萬代。

從歷史事實中,明成祖朱棣選定這片陵墓地後,崩於永樂二十二年(西元1424竿) ,他的兒于朱高熾立為仁宗,但是當皇帝不足一年就死了,由仁宗長子朱膽基繼位,是為宣德帝。如果從風水理論上看,成祖入葬後一年,他的兒子便死了,這正是一個「損丁」之兆,為什麼永樂大帝會選個「損丁」之墓呢?是擇地的風水師「功力」不足,還是有其他風水上的解釋呢?首先不妨在其歷史背景上了解一下。

明成祖朱棣在靖難之變中從北京打到南京,以「清君側」之名從其侄兒手中奪得政權,立為永樂大帝。永樂五年( 西元140年)7月,他的妻子徐皇后在南京病故,成祖下令於北京擇地建陵,至永樂十四年,才下令遷都北京,十八年正式完成遷都,而長陵早在永樂十一年建成,所以是先有長陵,後有北京。

當時參與選擇陵址者包括宮職最高禮部尚書趙翀、知縣王侃、給事中馬文素、僧人吳永及一批懂風水的專業人士如江西術士廖均卿、曾從政及欽天監內不知名的陰陽生等人。

廖均卿為江西人,其祖上為廖瑀,是唐宋堪輿大師楊筠松的傳人,可以說是堪興世家。江西廖氏京桐還有記載,他更因定長陵有功而授官爵,是真真正正的國師。

但跟據明《長安客話》記載,選擇十三陵者為甯陽人王賢。王賢少年過上異人,聽授《青囊書》,盡得其術,後因撰長陵,累官至順天府尹,又稱王府尹。王賢之事未見於明代官史,《明太宗實錄》只記載了廖氏之名。

不管誰是選定十三陵的人,當時似乎是一個集體論證,選出多個方案,包括把北京效外的潭拓寺所在作為陵墓,最後由皇帝定案在今天的天壽山十三陵址。

永樂七年( 1409年)長陵破土動工,永樂十一年( 1413年)徐皇后遷葬於此。

衣冠塚扶助運勢

這裡引發一個有趣的風水問題,現代人「迷信」風水又不懂風水的往往避談自己的死葬「問題」,但為什麼歷代帝王都在他當位開始便修造自己的陵墓呢?難道他們又不怕不吉利受到詛咒嗎?

當然這些帝王陵的建造需要很長的時間,但也不至於一當皇帝便要修自己的墳吧?歷代典籍對此「神秘」的問題都沒有詳細的描述 — 這個可能涉及風水中一個較少人知的秘中之祕 –「生基」。

「生基」俗稱「衣冠塚」,是指一個人在世時如果找到一個好的風水墓穴,他把自己的毛髮、指甲、皮膚、穿過的衣物甚至出生時遺下的臍帶等葬於此穴內,則在生時也可以獲得這風水吉穴所帶來之吉氣護蔭。

這種用「生穴」來扶助自己的方法目前在廣東一帶,特別是在潮汕少數人士中仍十分流行,但在香港由於土地所限,已漸見式微;但是在廣東一帶,如果大家看見一些墳墓上寫的不是金色字而是紅色字,都是在世之人為自己預備之「生基」。這套方法從來只是口耳相傳,不見經傳,由於這是皇帝的私秘,故有可能未見於典籍。

明代中葉,大明皇園的近鄰 — 韓國李朝發生了一宗風水墓葬事件,或可作為中國皇帝有葬「生基」的佐証。

大韓李朝鄰近中國,受中國明朝文化影響極深。今日所見,當時李朝的衣冠文物建築都有明朝的影子,風水文化自然是一脈相承。

在大韓李朝《世宗實錄》中記載﹒當時在風水學提調官的大師李正甯在葬第六代皇帝端宗的「胎室」時,因為怕會影響及遷走自己始祖的墳墓,竟然想欺君,因事泄而被罷官。

在李朝的習慣,王族出生時的臍帶會被安葬在基內,埋藏的石室稱為「胎室」,這個「胎室」正是中國風水中的「生基」。

韓國李朝有「胎室」之葬,而中國皇帝一即位便建陵,似有一脈相承的影響。

中州派玄空理論

風水派別很多,其中中州派玄空學的理論非常合乎今日科學原則,在它的理論中,同一樣的事物因時間的改變是會由吉變凶,或是由凶變吉,這一點像墓葬中的陪葬品,經過千年不動後,開墓一動石頭會變成脆弱的粉末。這種現象目前科學還未有足夠的理論去解釋。

中州派是使用一套一百八十年一個循環的「三元曆法」來計算的,一百八十年分「九運」,一運二十年。

在此理論下,一個墓葬在打開入葬時,便以當時之「運」作為入葬之「運」,有如該墓的出世紙,配合方位計算其吉凶。但如果該基在別一個運中又再打開見陽光,便稱為「換天心」,則以該新「運」重新計算吉凶。所以民間有不少墓葬在星運轉移時被選葬或打開「天心」換「運」氣。

永樂十一年( 1413年) ,明成祖建成長陵後遷葬徐皇后,是三元九運中的五運(西元1404年至1423 )二十年間。

墓葬是坐北向南,風水方位為「坐癸向丁」兼子午北偏東9度,一說為北偏東1 5度,正「癸丁」。它的墓是後靠天壽山,五運此為「到山到水」之局,主旺丁旺財的「天心正運」局。

如果成祖有用養「生基」之風水法門,徐皇后入葬時安葬,他也受此「生基」所蔭,所以廖均卿等所選所下的是一個好穴位,正確無誤。

問題是成祖崩於永樂二十三年(西元1424年)七月,當年在三元曆法中剛剛轉入「六運」 ( 1424- 1443)。

換天心改運損丁

根據記載,成祖是以六十四歲高齡在出征蒙古時在途中榆木川(今日內蒙古烏珠穆沁附近)墜馬而死,官書則說是得病而崩,在此之前,早有先兆。剛剛建成的北京紫禁城三大殿,即奉天殿、華蓋殿、謹身殿(即清代太和、保和、中和三殿)遭到雷擊而被大火燒毀了,時為永樂十九年。

成祖入葬於六運時間,廖均卿等人已不在其位,可能當年廖均卿等未有預算到成祖如此高壽,當門又被打開安葬時,墓己「換天心」變成「六運」之葬。

六運中「癸山丁向」為「雙星到向」之局,主「旺財損丁」。「損丁」當為損子。朱高熾生於洪武十一年七月,是年干支為戊午屬馬,當永樂帝入葬於坐北向南之墓,北屬鼠沖馬,子午相沖,故長子有災。

朱高熾在永樂二十二年( 1424 )八月即位,故元洪熙。但在洪熙元年( 1425 )五月十二日逝於北京欽安殿,享年四十八歲,只當了九個月皇帝,也應驗了永樂墓「損丁」之兆。

朱高熾死後葬於獻陵,歷史上主持墓葬的人員只有欽天監陰陽生陳俊文有紀錄,這次之墓葬於長陵之右側,坐北向南,北偏東二十度,一說十七度,都是「坐癸向丁」正向,雖與長陵度數有所差別,但基本是同一坐向。

但是獻陵所葬位置有異,首先它位於黃山寺一嶺,屬位天壽山西峰一脈,第二點是它的墓前與長陵不同,長陵前一片平地,直至幾里之「龍山」作為朱雀山,因前面空曠,玄空風水稱為「山星下水」,故作損丁論;但是獻陵在大門前不足1 00米處有一個小山堆,這只有四米高的小丘名為「玉案山」,是獻陵之朱雀山,由於門前有山,風水上稱為「山星下水但水上有山」則作吉論,情況有點是「負負得正」。故此朱高熾的見子不會重蹈覆轍,但因山丘不高,也享壽不高,只當了十年皇帝。

明長陵平面示意圖

明獻陵平面示意圖

本文發表於2006年9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