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總部「惡奴欺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with tags , on September 1, 2011 by Michael Chiang

2011年9月新一屆立法會開會,各尊貴的議員告別了已使用多年的中環立法會大樓,搬遷入金鐘新建成的大樓開會。而曾特首與他的班子也會遷入新的政府大樓完成他最後一年的執政。

前立法會選址風水

前立法會大樓的選址,是位於中環皇后像廣場東南角上的一幢維多利亞時代麻石外牆的三層建築,這座由當年英國有名的建築師偉貝(Webb)設計的建築,原是殖民地時代的高等法庭,所以整個建築有兩個金字屋頂,代表法庭上控辯雙方,而中間的圓拱大頂則代表法律的公正判決。所以向西的一面有一個代表法律的希臘女神,她手中有一個天秤,雙眼被布所矇,天秤兩方的證據不管雙方的外表及背景。

從一個法院改為立法局後,不論是在港英時代或是回歸後,這個地方的性質未變,成為反對派和建制派議員兩大陣營跟政府官員角力的場所。該樓公眾入口在西面,西為兌卦,主是非鬥爭、口舌甚至打鬥衝突,這也配合了香港搬機場於兌方西位是非多的大勢。

新大樓屬客土無氣政府無力

新立法會大樓、特首辦公室及政府大樓位於中環金鐘的新填海地上,這個地點原來是英國海軍添馬艦基地的船塢,1997年交還後填海得來。風水學上稱這是由外來土填成之地,古人稱為客土,所謂客土是指無氣。客土一般帶濕和陰氣,金鐘這片地填海而來,更屬於濕淫之地。客土一般有利於工商業,較不利住宅的發展,住宅容易出現一家人各有各忙,聚少離多的現象,一宅之中又利陰人,較利女不利男。如果用作政府中心,有如古代的衙門,則嫌無氣,政府的政令無力,民眾較難歸心。

整座政府中心的三個部分,政府大樓是一幢大型倒轉U字形的高樓,中間的空框就是所謂「門常開」的大門。2007年1月第358期本欄早己提出,一幢大樓這些空間,古人視之為一個空洞而不是門,因為門是可以有實物關閉起來的,現在政府大樓的形態,風水的呼形喝象只可以稱為洞,形狀上像中國古代的排樓屬陰形,這些有洞的建築,如果方位、地點不對,在配合時間、方位等因容易對這個城市產生不良的效果,這些洞所引起的不良例子,大家可以參看本欄該期文章。

門常開弄巧反拙

香港政府大樓這個洞與他例不同,此洞雖然無門,但在洞後是金鐘一帶的商業大樓,再後是港島的半山,所以此洞並非全空,有後背部分填實。現在大樓的開門和高官辦公室分配等資料不太詳細,但整體大方向是坐未向丑,但由於大樓高層樓上是長方形大面積的辦公室,則為辰山戌向為主,山向不吉。加上上層的底下正是這門洞常開的空間,風水上是不吉之象,所以整體辦公室是低層吉,高層凶。

此外,在下層的兩種辦公室之中,靠近中間洞常開的房間,因為液體動力學的簡單原理,窗前面對的風流較快較速,這不是風生水起(風生水起不是颱風海嘯嗎?),是違反了風水要求藏風聚水的原則,藏風就是要求某地的風要小。因此,靠近在洞常開中間的辦公室較為不吉,麻煩較多。遠離此風洞較吉,而近金鐘之方向較吉。

新立法會設計不利政府法案

低層的立法會大樓位置的後方,便是政府行政大樓的高樓,高低比例不對稱,形狀像一對有形大手壓在立法會大樓及特首辦的頭上,風水的呼形喝像可稱為「惡奴欺主」。立法會議事堂是圓形的設計,圓形象徵團團轉,政府法案容易出現議而不決的現象。而議堂內女性議員會增多,利女不利男。

立法會大樓的方向為坐申向寅,東北是虛西南是政府大樓,八運建築是「上山下水」、「損丁破財」但屬「三般卦」之局,整體需要室內格局安排得宜,否則容易有損人折丁的麻煩。

至於特首辦及政府大樓,則採用丑向未山之局,與立法會大樓有偏移,所以將來與立法會的意見會有較多分歧。八運未山丑向本來是一個旺丁旺財之局,但是特首辦之北為抗議區,故特首反而是用未西南方入屋,是個「倒騎龍」之局,丑山未向反而不太好。

特首辦2017年後有利女性

而丑未屬「地元龍」,是天地人三龍中最弱的孤龍,所以政府將來施政,容易陷入孤軍作戰之局。丑未向在客土填土之上,政府的權力大減,威信不足,這是未來特首辦的麻煩。

整體而言,此局內政府身處客土,為客左右,權威比政府山時代更低,雖然下一屆特首未必是女性,但2017年後此局有利陰人,而政府高層更利女高官。

要改善此局,宜在門常開的中間建一座特大陽形的雕塑,以平衡陰陽失調之害。舊政府山的東翼要保留,作為第二辦公室,加強特首的氣勢,以補現址的不足。因為香港的整體風水有如一條龍,特首辦是龍之首,其吉凶直接影響一般市民,所以才有此議。

本文發表於2011年9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破軍星術的妙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with tags , , , on August 1, 2011 by Michael Chiang

風水的內容上可以分為形勢、理氣兩大部分。形勢是指某座建築物的內、外格局例如某個住宅它可以是看見一個警署或聖堂,或者它的室內有兩個房間門門對門等等,這往往都是某單位獨一無二的格局,也是一般人不懂風水,如果有所指引也可以看到有沒有問題的風水常識,筆者所以重編三本建築師風水系列書也就是這種形勢的初步入門推介。理氣一般是指用羅盤判斷某屋的方向(古人稱坐向),用一套源自陰陽五行的機械計算方法、配合曆法、屋宅建成時間、方向及用者出生的年命等資料,計算出房屋與用者是否配合,以定其吉凶。

形勢與理氣二合為一

本來在古代形勢與理氣是二合為一的全套工夫,但是在今日,有不少外行的學者看過幾本古書便硬把這兩套分為形勢派、理氣派。所以讀者看風水書,如果作者把風水分為這兩派,他們的水準大家可以自己判斷。

但是除此之外,就是一些風水名家在看風水時,往往也只把理氣所計算出的格局來判斷形勢。例如,有不少懂用九宮飛星的往往只把室內坐向出來的九宮圖用來判斷室外的格局。筆者也做過一些調查,同樣一個坐向而室內外格局差不多,有些單用九宮飛星的朋友常常會出現有時靈有事不靈的現象。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現象呢?

根據本人師傳,形勢本身也有他的規律及理數,這是古人用來尋龍找穴的工夫。如果某位置龍穴不真,用玄空飛星只能納天時不能納地氣,結果有如吃特效藥止病,只有很短的效用甚至效力不靈。

大家如果統計一下,明清兩代的風水書,講形勢各種山形的佔了百分之九十,這是因為他們知道表面上全世界每一個地點的形勢都不會相同,事實上形勢是有類似的模式(pattern)。舉個例, 全世界不少城市都由十字的街道組成,十字街的建築盡不相同,但由於城市規劃的限制,類似的十字街的建築體量都差不多,如果街道的十字網建築高低體量也差不多,為什麼會有差異呢?

古人認為這種差異來於地脈。正如一個人的手指紋及膚色面貌可以不同,但是每個人都有五官,每手有五個手指,這是大部分人都一樣的。這個基因的規律就是一個模式。

舉個例子,大家可以注意到在某一個大城市中有一個大公園,在四周圍繞這個公園的街道旁如果有商舖正對這公園,他們的生意一定不太興旺,但是在這個公園某個方向的第二條街,必定會出現一條商業非常興旺的街道。

以香港島最大的維多利亞公園為例,環繞它四周的商業都不興旺,但是在它向西的第二條街,是銅鑼灣的百德新街及記利佐治街,也是銅鑼灣商業的中心區。在其東的第二條街的一段電氣道也是飲食有名的街道。

在美國紐約中央公園四周也是商業不旺的街道,但其西南則是世界有名的第五大道。(Fifth Avenue) 。筆者與一些內地朋友交談,本人雖未去過他們的家鄉城市,他們的城市也有同樣的現象,可見這現象並非偶然。

排龍訣的妙用

 

 

 

 

 

 

 

 

 

在現代的西方城市規劃中,也沒有任何可以顯示這個現象的規律。但是這個形勢的規劃在風水的排龍訣中,用排龍訣挨排,這第二條街道都排到右弼星,故有此應驗。

這個現象在當年九龍公園也出現過,原本九龍公園四周只有南面比較旺,東面的彌敦道一段是所謂的「金一里」(Golden Mile) , 這段商舖租金雖然高,但與海防道以南的尖沙咀段及柯士甸道北相比,生意突然靜下來。後來政府在九龍公園邊上建了麗購物大道一列商舖後,這一段彌敦道才真正興旺起來。這些改變,也改變了排龍,把原本的破軍星改為右弼星所產生的效應。

在排龍訣中所謂「水向三叉」的位置往往就是破軍位,在排龍訣中有四個破軍,其實都是盡不相同,而一般情況下這破軍是凶多吉少。所以用這個理論便可以解釋為什麼一般情況下一條路直沖一個門口為凶的道理。但是這個形勢上的缺點,排龍排上破軍星,也並非不可改變的。

一個改風水的個案

筆者曾有一個案例,在西藏拉薩的一個朋友發展了一幢星級酒店,但開幕之後生意只是一般,未能滿意,特請筆者為他做一些顧問工作。此酒店的大門面北,八運樓,屋後有水池,本來飛星上得八運旺星、九紫財星到山到向,應該興旺見圖 ,但是在此酒店大門對街,正對是兩個鄰屋的兩個出入口, 其中一個有一幅牆(乙)像一條槍一樣正對大門,而大門前地台較高,由甲丙兩條路樓梯連接,甲丙兩梯則像個中文八字,應了門前八字水的形煞。

入門後酒店為了擋北風,在門後設有一個通透的玻璃屏幕,開門直見屋底,也犯了穿透的毛病。

根據筆者的建議,友人安排把對面街的牆壁(乙)拆去,在甲樓梯上擺放鮮花,出入大門只用丙梯,在大門位置加上隱蔽的門檻,用壁畫把玻璃熒幕封閉起來,也把排龍的位置改變了。

在此之前,酒店的老外總經理對這風水理論只是半信半疑,但是後來據他所述,在酒店把所有的風水改動做好之後,本來酒店的入住率只有一半左右,當天晚上,有一個外國旅遊團因為班機延誤要臨時入住,結果全店爆滿。

從此以後,該酒店保持長期高入住率,生意興旺。友人更開玩笑說,現在他的總經理已經變成了筆者的信徒了。

此例之中,最重要是懂排龍,因為排龍訣是形勢的理論基礎,所以排龍也可以用形勢來改變轉凶為吉。

本文發表於2011年8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七政四餘雜談

Posted in 風水 FENGSHUI 风水 with tags , , on July 1, 2011 by Michael Chiang

中國的占星學,是一套由中國本身五星、三垣、廿八宿為基礎,混入了自唐、宋、元、明由中亞拜火教及回教傳入的十二星宮而自成體系的七政四餘天星學。

中國天星學與中國整個哲學思想中有一個特點,在歷史上當一個舊學問遇上一些泊來外國理論時,它是用一套包容、兼收並蓄的方法去處理。它並不會對一些事實視而不見,這正是鄧小平的「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哲學傳統。

七政四餘是混合體

所以七政四餘是一個混合體,它既有中國古代五占星的運行術,也有所謂三垣、二十八宿。三垣是指紫微、太微、天市三個像天上城市的星垣;二十八宿則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當十二星宮在南北朝隋唐傳入時,中國人又會很安心把十二星宮的金牛、室女(今處女座)、雙子(古稱陰陽)等一一安排在星宮中。

甚至在明代初年,因中國本土的曆法在經過遼金元三代動亂後,已開始無法精確預算星宿的軌道運行時。

朱元璋這個反元的皇帝,也會下令當時的大臣找一名翻譯官,翻譯當時留在元故宮的一些用蒙文或回文寫的天文占星經典,以便用於補充中國已破壞的古曆法的不足。

他絕不會像今天一些革命者,在自己不理解、無知的情況下把一些自己未看過的異見書籍燒毀。

所以不管歷史上怎樣評價朱元璋,他作為一個開國之君,這種不叫口號、實事求是的氣度,是明朝能立國二百多年的原因之一。所以明至清初兩代星文占星都是以回回曆與中曆並行。

清代康熙帝時,意大利耶穌會的教士來華,他們因為使用更準確的西方天文曆與當年熟習回回曆的保守派皇宮欽天監及大臣發生了學派之爭,康熙是個自學成才的天文家,他在這事件中利用一次日蝕的預測,證明了西方的一套比回回曆更先進及準確,所以他又棄用回回曆而在中國七政四餘加入西洋曆。由此可見,中國這些比較開明皇帝的大度。

七政四餘的內容

傳統上,七政四餘是代表了十一個活動在星空上的星,所謂三垣、廿八宿及十二星宮雖然因為地球本身的運動,在地球目視會看見它們在移動,但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大致不變的。

情況有如三垣、廿八宿是地球的各大洲,而十一個星像星一樣穿梭其間,這十一個星則只是在一條太陽行走的軌道附近的一個狹窄空間遊走。太陽的軌道稱為黃道,這個狹窄的空間稱為黃道帶。

中國傳統的占星中,以日、月、金、木、水、火、土七顆星為七政,是肉眼可見的星辰。除此以外,還有四顆看不見的星,它們是羅羅(Rahula)、月孛、計都(Setu)、紫氣,簡稱為羅、孛、計、氣或四餘,為五行之餘氣。

其實在天文上羅計是由中亞傳來的名字,它們是黃道與白道的交叉點, 在《黃帝宅經》中被稱為龍頭、龍尾。所以如果根據羅計與日月排列,便可以推算出日蝕與月蝕之期,因為到時日月與地球便會排成一線,日或月蝕便會發生。

其中羅羅因為與日月蝕有關,所以在印度被視為一個大凶的魔神,但在密宗紅教則被視為一個大修行人的大護法,而在中國民間所謂的天狗蝕日中的天狗就是羅羅,而羅羅這名字, 與佛陀親生的兒子相同,他也是十八羅漢之一。

至於月孛與紫氣,這兩顆完全是中國獨有的虛星,它們的來歷難以考據。近代有人提出,因為月亮是圓錐形環繞地球,月孛其實是月亮繞地球軌道的遠距點,也就是月亮離地球最遠之點,但這個理論有待考證。

為什麼會有這些虛星呢?

虛星的作用

筆者個人的推論,古人在利用七政四餘在推例時,往往發現其中有小差誤,因為中國人喜歡把一些非常複雜的天文數字簡化,以方便一些不懂天文占測的人去推斷,例如木土相合大概為十九年幾個月,中國把它排為二十年一個運,土星繞地球視點一圈為二十九點八五年,古人把它簡略為三十年,稱為「一世」。我們口中一世人就是這個時間,因為一世人大概會有子,二世六十歲會有孫,三世九十歲有曾孫,一世人代表一代人,因為這些小數不足為奇,但是長年累月,這小數累積便會變成錯誤。

例如大部分三元曆風水,都以2004 年至2023 年為八運,但實際上因為這個小數歲差的移轉, 土木兩星是在2001年相會的,美國九一一事件便是與土木相會有關。

正因為古人單用七政及羅計推算,發現有誤差,所以他們才把一些虛星放入計算公式上,以平衡這個誤差。

至於這些虛星是否與後來發現的天王、海王等星有關呢?筆者有個推測。

在近兩個世紀被發現的恒星中,天王星是最近五星,它環繞地球軌道是八十四年有餘。

筆者發現,在漢代已流傳,古代三盤之一的太乙數中,有一個叫做大遊太乙的星,它是一顆凶星,其所到之處,多有變革新事物及政權滅亡,在古代只追求政治穩定的農業社會及封建政權,它代表改革,當然是被視為凶星。但有趣的現象是,它與今日天王星所代表的力量很相似。而它的軌道是八十年一圈。八十年與八十四年在春秋戰國及漢代測算不太準的條件下,是非常相近的數據。有沒有可能古人早已發現天王星呢?大家可以深思。

到了十九世紀後,天文學家利用較精密的望遠鏡,陸續發現了天王星(Saturn)、海王星(Neptune) 、冥王星(Pluto)及凱倫(Cuiron)等太陽系外圍的星星,其中冥王、凱倫等星的體積都很小,近幾年在天文學界引起了爭議,要決定它們是否可以界定為太陽系的恒星。結果經天文界大會的投票,它們都被排出恒星定義之外,太陽系只有八顆恒星。

但這些所謂定義只是人為的尺度,與這些小星體的力量無關,筆者在事例統計上發現,近代一些改朝換代,這兩顆星的力量絕不可以輕視。

近代的占星大師吳師青已開始把天王、海王及冥王三星放入他的著作中,與傳統的七政並行不悖,但他並沒有把這些占卜混入像今天只講個人命運、愛情等媚俗之見中,他只談這些星宿對社會的大影響,可見大師的深度。

用七政四餘而包含天王、海王、冥王等星絕對科學及合理,但是這些星宿的象徵意義則要小心統計及求證,不可人云亦云。

占星表面不準的原因

正因為各皇帝及大師這種兼容並包的方法,所以某一個十二星宮的占星特點,中國七政中也有,但七政四餘中一些三垣、二十八宿的特點,現在的西洋占星則未必有。

話雖如此,在唐代及明代都有律例(法律)禁止民間私習天文,因為是一個禁忌,皇帝怕你懂占星後,看準時機作反。所以中國天文占星只掌握在少數朝廷的欽天監手上,如果某人有私心不再承傳人或後人,或者遇上朝廷大亂,甚至後學者資質有問題,只可以默守成規,這些因素會使占星學不能進步及滯停不前。

所以今天如果你用《果老星蹤》或《開元占經》內的七政與廿八宿關係推斷,它不一定準確,這不是因為古人的紀錄有錯,而是因為在唐朝到現在的千多年間,宇宙的擴張及太陽在宇宙移動而出現的歲差,廿八宿在十二星宮的位置也有所改變,因此現在依古法占星便不靈驗。但如果懂方法重新調較,古占星的方法一樣非常準確。

此外,如果某個星象布局出現,根據筆者的測試,它所預見的大象往往是有超前或滯後的情況,並非會在一個準確時間(exact time)發生。這個情況與今天的股票與經濟關係相似,例如2008 年9 月美國股災,它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包括失業、樓按等的效應,只會在2009 年初才會明顯。

星宿布局與某地球事件的發生,就有如此關係。所以如果用一個純科學辯駁的角度,它站不腳。所以在《開元占經》等書所舉的例子中,往往在一個星宿現象出現後,一年至三個月才會出現。

今日流行的西洋占星並非古希臘直接傳下來,因為中古基督教宗教法庭文革式的迫害,西洋占星早已失去承傳。今日的占星,是十八世紀宗教比較寬鬆的情況下,由一些德國學者在古籍中重新發掘出來,其中已有不少秘密已遺失。筆者認識的一名外國占星師便是先學西洋占星,後來再學印度占星才發現其中之不足。結果他成為一位印度占星的學者。本文雜談,只是希望大家用一個較客觀的態度去看占星,古代的天文學就是占星學,並無分別。只是現代的科學家把天文、占星分家,更加以排斥。

今日西洋占星非常流行,不少報章雜誌都有專欄,這除了因為看這些占星結果非常簡單, 這些簡單結果就是製造誤解迷信的根源。除此以外,香港流行以外非中、以今非古,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大家也許不知道,在中國古代文化中的占星學是非常先進及精密的。

在古代懂占星一定要懂天文,而不只是看看星宿的出現,占星家是有目的的,希望可以兆現未來。占星也並非用來看你的愛情對象及性能力的工具。

本文發表於2011年7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遷政府不看風水的危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with tags , , on June 2, 2011 by Michael Chiang

改一個政府總部大樓,不只是影響個別官員的官運,也會影響一個地方的福祉。

今天大家到中國,在各地都會見到在興建新道路、新住宅及新工業區。在這一新發展中,各省各市都在靜悄悄地進行一些翻天覆地的城市規劃改變。

中國城市有一個特點,就是不管是一個荒僻的小村或一個貧窮的小縣城,隨時都有一、兩千年的歷史。就是在古代,這些小城小鎮的中心,官方派駐的行政中心,這個縣鎮的衙門。

中國有多次大規模的城市建設,最後一次是在元、明之間,其中明初由於生產力提高,不少城市把原來的泥造的城牆包上一層青磚牆外皮,也發明了用糯米混入石灰製成的水泥包磚。但城中的衙門則通常會依照前朝衙門的基礎擴建或重建。所以這些衙門的原來選址,都是一些按照古代官方堪輿方法來定位的,起碼有七、八百年,甚至更早。

它們的選址有一定的城市堪輿法則,符合形理兩大法則之中的形法。這些衙門在明、清兩代不但作為地方的權力中心,到了民國時期乃至九十年代,由於歷史、政治及經濟條件的限制,不少省市縣政府都是拆卸原來的衙門的位置改建而成的。

古代選址建城重風水

從風水的角度來看,這些新建築大部分都是依照原來定位的風水法規,只是改建的元運時間不同而理氣有所差異。

符合形勢的規律,就等於一個人先天生下來就是一個健康正常智商高的孩兒,如果符合元運理氣方位去建築,則等於後天教育訓練培養該孩兒成為天才。這個地方便可以納天地之氣而官運亨通。但這不只是影響當官之人的吉凶,如果地方衙門風水好,地方政府便可政治清廉、有效率、地方和平和諧、少天災人禍、社會進步平安。所以一個地方的最高管治機構等於該地區的「龍頭」,其吉凶影響匪淺,與當地人民的福祉有關。

今日中國的進步,除了受改革現代化這大氣候、大元運的影響外,首都北京的風水好,各地省府、縣市的傳統衙門風水好也有一定的關係。

大家可以看到往日不少旺極一時的外國城市,規劃未合地運,只可以在元運配合時興旺,元運旺氣一過,這些城市便一步一步漸漸衰退,在三、四十年代興旺的美國底特律(Detroit)和南美洲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Aires)便是一些好例子。

中國是古代四大文明古國中現在冒升為世界第二大生產國的唯一古國,印度也有進步。這與中國人用風水,印度人則叫Vastu 的類似風水哲學選址有關。

在今天中國各大小省市縣城,因為財政有所改善,也因為發展的需要,舊城區已變得太擁擠,發展地方有限以致土地的價值升得太高。

不少縣市已在十多年前開始在原來舊城的外圍建設規劃一些新城區,把原來的政府政治中心遷移到這些新城區的規劃中心。所以各處小城小縣都出現一些媲美天安門廣場的大廣場、大建築。

本來因為城市發展而重新規劃一個交通方便、有先進地下排污系統、有規劃的新城鎮是無可厚非的。從堪輿學角度分析,風水本名地理,就是地之道理的意思。風水有如醫學,如果一個人一生身體健康,他不需要見醫生,甚至可能對醫有所懷疑。所以古人把風水醫藥歸於醫卜星相同一類,你如果幸運可以不信風水及醫藥,也可以生活順利及身體健康,有風水及醫學的助力,也不可以保你一生人是個富翁及長命不死。

所以古人稱這種人與環境的關係為人傑地靈。大英帝國在十九、二十世紀興盛時,它往往建造的城市,規劃都符合風水規劃的要求,這些基督教徒絕不會去問風水吉凶,因為當時他們在行運,國運如日當中,所以做的東西都會合乎天運、地運。香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未有經過任何風水規劃而產生,但也很興旺。

與此相反,內地有不少省市的政治中心雖然是建在合乎地運的選址上, 但是由於1949 年後的建設不配合風水元運的時間,建築也不合法度,加上大玄空、天運不濟,所以自1844 年後,清朝積弱至近代,這也是懂風水也不可逆轉的大勢。

中國大小縣鎮重新規劃

所謂風水輪流轉,一個元運180 年, 1844 年是上一個大元運的下元九運開始,1840 年鴉片戰爭是清朝割讓香港的起點,也是一連串喪權辱國、內亂頻繁的起點。

2024 年又是下元九運的第一年,但形勢逆轉,中國的興起,大家有目共睹。

現在中國大小縣鎮都在做新規劃,遷省政府或市、縣的政府。這是自明朝初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新城規劃建設。而這次規劃,則絕少有人顧及風水地運的要求。

本來人傑地靈,一個地方行運,新規劃自然會配合天運、地運而得福,但因為沒有堪輿的考慮,這些改變往往都是有誤打誤撞的意味。加上潮流興模仿西方文化,不少窮鄉僻縣因為政府大樓仿美國白宮或故宮,好大喜功被全國新聞廣泛播導而令官員丟烏紗時有所聞,不用看風水也可以知道這個新市鎮政府大樓風水有問題。

其實遷政府的風險在明初早有例證。朱元璋當年在南京建立吳王府,不選早已陳舊不堪、在今日雞鳴山南面的六朝故宮而另選在城東填平燕巢湖而成的地建宮城, 兩代便有「靖難之變」,其正統孫子的皇位便被其四子燕王奪權。這地點雖然是由國師劉伯溫所選,也不能改變其缺點(詳參本刊2006 年10 月號筆者〈從朱元璋到漆馬艦〉一文)。歷史往往在重覆。

湖南郴州市位於廣東韶關的北面,中為五嶺山相隔。在古代是中原人士到嶺南的南大門,直到唐代,郴州以南的粵人都被視為猴子(獦獠)而不是人,所以禪宗五祖問六祖惠能(廣東新洲〔今新興〕人)時也稱他為「獦獠」。( 見《六祖壇經》)

郴州在漢初已是長沙王管治之地,是古代流放囚犯士兵之地。這個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城鎮,今日是京廣高速公路、京廣火車及廣武高速鐵路的大站,又臨近廣東,發展前景本來很好,但是在幾年前它曾有一段非常不光彩的歷史。

郴州原來的衙門是設於舊城的城中央,因為郴州位於五嶺山之北坡,所以它是個山城,四面被群山包圍,中間只有山谷之間的平地。

舊郴州衙門的風水

舊衙門的選址,其實符合風水的法規原則,《天玉經》云: 「十字星空有玄徽。」這是一句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的秘訣,其實這一句是要與中州派是「排龍訣」配合來使用,因為一個真龍、真穴是與四周的山峰、山巒有一定配合關係的,這種關係就是可以用「排龍訣」來鎖定。是形勢學的法規、形勢也不是隨口可以「呼形喝象」的。

郴州的舊衙門地望中,正南偏東有一座小山,山上建有一座南塔,故此山成也稱南塔山。衙門之北為此群山中之最高山,與南塔山拉成一條直線,衙門則剛好在其中。

衙門之東北偏東方有一山,相傳為道教一個仙家得道之處,稱為蘇仙山。蘇仙山與衙門及往西南的一個山峰,也剛好拉成一條直線,而這兩條直線的中央就是這個衙門,它的選址就是這個十字星空而定。這兩條線也不是胡亂找四個山頭來決定,它是以「排龍訣」來定方位,山與山也有一定的關係。

這一衙門的東面有一條河溪,衙門之西在古代地勢較低則有多個小湖泊,至今還有一些改變為公園。這些格局,都是符合唐宋堪輿城市規劃規定配合震、兌之卦,並非偶然。

由於大勢所趨,幾年前郴州市把它的政府遷出,重新規劃到舊鎮的西南面,規劃有個大廣場, 氣派十足。2007 年,郴州市內爆出多名主要市領導貪污的醜聞, 「一窩蜂」的貪官事件震驚全國。

2007 年冬天, 更出現一次大風雪使整個郴州對外所有交通中斷,風雪圍城十多天。京廣鐵路、車路中斷,是建國以來少見,也是該鎮的一個敗亡的凶兆。當年高鐵站正在市政府之東南方動工,犯了流年之年煞,所以有此凶兆。但此象也反映了遷政府選址不好的結果。

由此可見,改一個政府總部大樓,不只是影響個別官員的官運,也會影響一個地方的福祉。

後記兩則:

一、此事之後筆者受委託為郴州城作一些規劃建議,修改之後現城雖不能脫胎換骨,但高鐵通車後,加上新領導上任,市面確有明顯的改善。二、應讀者要求,筆者在6 月17、18、19 日開辦三日短期初級風水課程,詳情請查以下網站報名

本文發表於2011年6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從七政四餘及埃及革命 看術數的盛衰

Posted in 蔣匡文 Michael Chiang 蒋匡文, 風水 FENGSHUI 风水 with tags , on April 1, 2011 by Michael Chiang

2010 年底至2011 年初出現了一連串的天氣災異及政治變天,這都與天星的變幻有關。

 

時代講潮流,其實歷史上的術數學派也有盛與衰,以香港來看,六、七十年代香港大部分術發燒友也不懂什麼是紫微斗數,當時只有在台灣比較流行。本人初學時尋遍坊間也只有三本書作為教材。

七政四餘的歷史淵源

但到了1984、85 年, 我師父(王亭之)要出行去澳洲,當時無傳真機,所以他為了儲稿,在他的專欄上寫了兩個星期的斗數,因為師父的江湖地位,紫微斗數才起外界的注意。1985 年《清新週刊》找他寫斗數專欄,答讀者的來信,當時本人也有個小差,不用電腦徒手起盤。其後他出了一系列的紫微斗數書,加上當年在《明報》與紫微楊上下專欄的「學術爭」,成為全城話題,是術數史上的先例。

之後,便出現大量斗數著作,今日在各大書店買術數的書架上,紫微斗數書籍已佔了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可以說,今日斗數之流行,是本人師文和紫微楊等前輩所發揚的。但與此相反,古代有些非常流行的術數,至今已比較式微,包括古代「三式」之一的太乙數及天星七政四餘,今日流行西洋占星,就是七政四餘的簡化版。

七政四餘是與天文學有關的,七政是指日、月、金、木、水、火、土等七個主星;四餘古人稱為是火、土、月、金之餘氣,是一些肉眼看不見的星宿、四餘是羅學計氣,代表羅羅(Rahula)、月學、計都(Setu)、紫氣四顆星。

七政四餘並不是一個文化的產物,正如今日的西洋占星並非希臘人亞里士多德(Aristotle)所發明。最早占星黃道十二宮是拜火教(Zoroastrian)的概念,亞歷山大滅波斯時把它送給他的師父,才有西方占星,但此學在中世紀被基督教視為異端受打壓而式微,今日西洋星占星是十九世紀一些德國學者從古籍中再做出來,已有遺失不全。

中國春秋戰國後已有獨立的五星占(金木水火土)及二十八宿的系統。到唐代七世紀,中亞薩珊王朝被回教軍隊所滅,其中一個王子投奔唐朝,星占也經此與五星占結合,形成今日七政四餘的系統。中國人非常靈活,不會抱守殘闕,這套系統在明清時更吸收了穆斯林的回回曆,一再更新。

天氣災異與政治變天

由於七政四餘是要依賴精確天文觀測,所以是歷代欽天監的專職,而七政可以測國家災祥,所以唐代至明代,都有法今禁止民間私習天文,因此流傳不廣。今日流傳的七政四餘都主要作為推算個人命格的工具,是七政之末流,有人會懷疑今日七政四餘再有沒有功效呢?如果一種可以被世界多種民族在有人類歷史的幾千年問推崇備至的學問,只因為科學不能全面證實使於以否定,這不符合科學的精神。

中國占星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是分野,它的理論是以天上的星宿分布,地球上某一個地區稱為分野,所以某一個星區內出現日蝕、月蝕、流星飛過或各種星變凶象,也代表地面上某地區出現天災、地震或政變戰爭等災禍;與此相反,天上吉兆代表該地區人們生活安樂祥和。

2010 年底至2011 年初出現了一連串的天氣災異及政治變天,這都與天星的變幻有關。以下是一系列的事件:

2010 年12 月底

歐洲出現大風雪,倫敦機場關閉,造成世界航空大塞機。

2010 年12 月至2011 年1 月

美國東中部出大雪暴。

2010 年12 月左右至2011年1 月13 左右

澳洲出現大降雨,造成一次內陸大水災,澳洲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Brisbane)被洪水淹沒。

2011 年1 月26 日

日本櫻島火山爆發。

2010 年12 月25 日

中國北方寒流南下東北,內蒙出現零下30 度超低。

2011 年1 月25 日

突尼斯獨裁者在統治幾十年後下台。

2011 年1 月25 日至2 月11 日

埃及出現反穆巴拉克示威,時局忽轉,穆氏最終下台。

2011 年2 月22 日

紐西蘭發生六點三級地震。

2011 年3 月11 日

日本東北地區發生九級嚴重地震,傷亡慘重。

上述一連串事件,表面是風馬牛不相及,但如果大家懂占星,在這段時間內出現了一些不平常的星象。

一、從2010 年12 初至2011年2 月底,七政四餘中之羅羅(Rahula)星在丑宮3 至初度之間徘徊,羅羅不是一顆實星,它只是黃道(太陽軌道)與白道(太陰軌道)是交叉點,在天文上是毫無作用,但在星占上是一個破壞力大的星宿。

二、此時太陽由己宮雙女座(處女座之古名)轉辰宮、寅宮至丑宮及子宮。

三、12 月中後, 水星則在寅宮木宮徘徊,遇上太陽,所以克應在美國東中西部大雪,在澳洲出現大水,而在冰寒的中國北方出現大寒。

四、1 月15 日後,太陽開始入子宮,與在子宮之火星相遇,火星在子土宮災禍更烈,所應之野,北非政壇開始變天,太陽火星並行,到了2 月11日太陽火星開始分離穆巴拉克便相應下台。

各位讀者可能對上述的星變不太了解,但如果把世界地圖依據上述事件發生的先後地點排列,大家會發現,它們是有一個弧形相對關係,情況有如科幻片中有一個死亡射線,從太空根據地球自轉射向地球,每到上述各處,便引起各地的天災及人禍〔見圖〕。這個現象是巧合,還是別有玄機呢?大家不妨細心想一想。

本文發表於2011年4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辛卯年大運的預測

Posted in 蔣匡文 Michael Chiang 蒋匡文 on February 1, 2011 by Michael Chiang

時光飛逝,又近年末,本文為讀者預測一下辛卯年的大運。

辛屬陰金,卯屬陰木,納音木五行中金木, 但卯是「木」鄉,今年的各種農產品都有豐收,雖然北方有水災,南方則乾旱。但明年食物價格會上升,影響通脹,中國的農民則可能因此有收益,辛卯年四龍沿水,雨量平和只是分配不平均。

整體經濟上升

所以今年的地母經雲:「麻麥逢淹沒,禾苖得早榮,秦淮受飢餒,吳燕旱固頻。」地母曰: 「玉免出年頭,處處桑麻好,早禾大半收,晚稻九分滿,穀米稼穡高,漸漸相煎討,要看龍頭來,耕夫少煩惱。」由此可見,農產品收成無問題,只是有人為炒作,加上今年「二姑把蠶」、「蠶食二葉」、「蠶姑說辛苦」、「天蠶少成實」,情況變成「絲棉換金銀」,所以今年棉花、藥材等木屬產品會有欠收,而人工產品會因為工人加工資及通脹而上升,百物出現通脹,從側面看,這是整體經濟上升的現象。

所以金融方面,春天股票會上升,但在三月至四月及十月後都有所回落。今年只有「三日得辛」,雖然金融因為美國印銀紙而大漲,但政府會一步步收緊銀根,借錢因銀行保守並不大容易。

地產屬土,今年辛卯,卯木土,辛金洩土,所以地產雖然因為大勢而有所上升,但是只有小許脹幅,是一個平行的年份。

國際事務上二黑病符已離開東北,今年南北韓局勢會有所緩和,軍事衝突的機會減少。但與此相反,今年中日、日台及海南地區會有突發事件。

美國方面,雖然整體經濟還是未起,但數據及股票則有些進展。

今年澳洲、印尼及菲律賓等地天災人禍會較多,大家去旅行要小心一點。

中國整體而言是一個有進步的一年,但是南方省份的麻煩比較多,主要是京廣鐵路沿線的省份。今年北方的治安可能出問題,有大案件發生。整體而言,辛卯年年初較好,年底會有麻煩。

世界末日說不可信

有人曾懷疑,為什麼中國國力日張,但是世界還有這麼多的國殤天災呢?是否我們到了2012 世界末日呢?

個人認為在基督教教義中的末日論,近二、三十年被一些末日邪教及有心人炒作,加上新聞通訊愈發達,我們知道的新聞愈多,感覺上災禍是多了。其實這些事一百年前二次世界大戰時前更多大禍,但是報道較少、篇幅較少、與現代人的時間距離愈遠而感覺較少吧!

此外,從一個東方因果的理論,也可以從統計學數字得到支持,不管是美國遭到龍捲風年年攻擊的省份,以至中國地震的地點,它們都是有很大的畜牧業,因為畜牧會有很多殺戮,殺孽太多,所以有此災兆。

以2012 世界末日之說而言, 2012 是南美洲瑪雅人的曆法中,到了2012 年是一個大循環的結束,瑪雅曆中並沒有提及有末日之說,它可能只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由於瑪雅人及其文化早在西班牙基督教傳入時已被西方人消滅,它們的書籍被傳教士視為異端而銷毀,今日我們對瑪雅人的認識只是來自考古及西方學者之推測,所以這個年曆被一些荷里活製片及末日論者炒作,是一個商業運作,所以筆者敢與任何一位讀者打賭, 2012 年地球還在轉,你我還生,大吉大利。

在此向各位讀者拜年,祝大家金兔年如意吉祥,萬事勝意。

本文發表於2011年2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堪輿大師郭璞與溫州風水

Posted in 風水 FENGSHUI 风水, 建築 with tags , on January 6, 2011 by Michael Chiang

大家可能都不知道,今日溫州人的發跡,是與千多年前晉代風水大師郭璞有關的。

中國改革開放後,各地都衍生出一批又一批的資本家及商家,其中以溫州的商人全國最有名,他們不只在對外貿易中取利,而且更積極投資全國各省甚至到外國也大手筆投資。他們的活動甚至引至一些學者的注意,著書立說,溫州商人被稱為「東方猶太人」,比喻他們懂得做生意。

以善觀風水聞名於世

他們制造的商品,包括橫掃歐洲的皮鞋以至大家平時都使用,用完即棄的塑膠打火機,溫州的生產都是全世界第一。今日內地各地炒賣樓房,溫州炒樓商團是其中一個大炒家,近幾年有不少「收穫」。但是大家可能都不知道,今日溫州人的發跡,是與千多年前晉代風水大師郭璞有關的。

郭璞是東晉人, 生于公元276 年,山西省聞喜縣人,字景純,在當時以風水聞名於世,今日被視為風水經典的《葬書》便相傳是郭璞所作。

郭璞在正史也有不少故事:

《晉書》載: 「郭璞卜葬地于暨陽。去水百步許,人以近水為言,璞曰:即當為陸矣,其後沙漲數十里,皆為桑田。」

郭璞是一個非常懂自然地理的人,史上沒有說明,但他一定是把墓葬于河的內彎中風水上所謂「玉帶環腰」之地,因為物理上河流外彎水流遠速度高會侵食河床;與此相反,河流的內彎水流會比正常水流速度較慢,河井的沙石會在潮漲退間把沙石屯積于河邊,形成沙洲,這些沙洲最利桑的生長,往日廣東中山近珠江邊的沙田便是這樣向河圍田而形成桑漁塘的可持續生產系統,與《晉書》所說的相似。

至於史書的別一故事,則有點匪夷所思,《晉書.郭璞傳》記載:

璞嘗為人葬。(晉)明帝微服往觀之, 因問主人「何以葬『龍角』,此法當滅族」。

主人曰: 「郭璞雲: 此葬『龍耳』,不出三年,當致天子也。」帝曰: 「出天子邪?」答曰: 「能致天子問耳。」帝甚異之。

文中郭璞為人葬于龍脈的「耳」,而一般人包括明帝都以為是龍之「角」,這是璞技高于人。「龍角」、「龍耳」這種說法見於《黃帝宅經》,是一種用「挨排」形勢的方法。

了不起的城市規劃師

今天的堪輿師大部分只懂用九宮飛星來看四周地形而不懂此古法,中州法中的「排龍訣」實為此法的秘傳。

當時王敦為宰相想謀反,問卜于郭璞,璞占出來是大兇之象。王敦大怒而斬郭,卒年四十有九(公元324 年)。

有人以此指出,如果郭璞這麼神妙,為什麼不能預知自己被害呢?

其實這正好說明,郭璞雖明堪輿卜筮之術,但也是凡人一個,絕非神仙,他也不會日日占卜,以知未來,能洞識天機,自命神明。

郭璞除了上述正史的故事外,他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城市規劃師,《法苑珠林》記載:

當日晉室因五胡亂華而南遷,郭璞曾被委任去找一個好地點建都。當時其中一個選擇是硤州,即今日三峽附近的宜昌,但是郭璞以它的山太逼近,平地太少,有點像原始的香港或汶川,所以放棄。宜昌也因此稱為宜都。

別外又找到溫州江北一個叫松滋的地方, 「地有面勢都邑之像」,表面合格,但是掘坑探土,璞則嫌其泥太輕,泥土因中空位太多回泥于原本的坑中,泥土變成不滿,這也是一個兇象。

到此郭璞指出,當日的金陵(今南京)的「王氣」到現在也不絕,要經三百年後才會敗絕。因此東晉王朝便選擇了建業(金陵)為首都。

有趣的事實是,魏晉南北朝由東晉郭璞的公元320 年起,剛好到了公元604 年隋文帝時,滅了南朝的陳朝,統一天下,金陵由首都變成一個州府,也大概是三百年!

今日的溫州城,也是由郭璞這位風水城市規劃師設計的。明代《嘉靖溫州府志》記載:

公元323 年,當郭璞看完松滋一地之後,乃過江登上今日溫州西北的一個叫郭公山的小山峰,看見四周的幾個山峰形狀像一個北鬥星之形,而有華蓋山鎖立在北鬥的鬥口,他對當地父老說: 「若城繞山外,當驟富盛,但不免兵戈水火(之災),城于山(城包山)則寇不入,鬥可長保安逸。」

預言溫州可避兵戈之災

宋本《方輿勝覽》有同一記載,它還指出郭璞又在城中鑿了二十八個井,以象廿八宿,他又說:「此去一千年,氣數始旺雲。」

他把九個山頭視為北鬥九星的排列,把其中五個包圍溫州城。

公元618 年(唐武德元年),淮南道公祏反唐攻城;北宋宣和二年(公元1120 年)方臘作反攻城;明嘉靖三十七年(公元1558 年)倭寇攻城;清同治二年(公元1863 年)太平天國攻城,四次攻城都未有攻破,城內百姓免了兵刀之災。

公元323 年,溫州城立城後一千年是1323 年,時為元代,南宋在1276 年覆亡,子民四散、南遷,溫州人口才增加,但也未興旺,今日距郭璞時約近1700 年,但與郭璞所言不合。

由此可見,古人被神化也未必是對的,郭璞說溫州可避兵戈之災,歷史非常應驗,但他說千年後發,時代長流至今天是「對的」,但是1700 年而非1000 年,時間不對。千年是否指一個長的約數呢?

本文發表於2011年1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43 other followers